第 57 章 他的玫瑰:(1 / 5)

英年早婚 雾十 9345 字 2个月前

总之,当岁聿领着他的男朋友步入伊莎的圣诞晚会时,两边所有知道这件事的朋友早就已经聚在了一起,两大军师正式会晤,并向上天虔诚的祈祷,赶紧结束这段“他知道他喜欢他,他也知道他喜欢他,我们都知道他们彼此相爱,但他们就是死活不在一起”的感情折磨吧。

陷入感情是他俩,饱受“折磨”的却只有他们这些吃瓜群众啊

道林和伊莎死活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难的一句“要不要交往试试看”、“好啊好啊”就能解决的事情,怎么会生生拖到今天有这时间,都够道林换好几任对象了

幸好,上天最终还是回应了祂中心的子民。

霍川骛拿着岁聿送的玫瑰,推开了派对礼堂的大门,就像长大后向所有人展示他们的婚戒一样,展示着那朵岁聿亲手做的布艺玫瑰。

红的像火,绿得似玉,炙热而又生机勃勃。

所有人就都知道了,他们成了。大家齐齐为他俩举杯,爆发出欢呼“敬男朋友”

多年后,长大的岁聿在山呼海啸一般场景复刻的“敬新郎”中,想起了过去的一切。那年他们正值青春年少,总觉得他们会有无数个明天,无限美好的未来。

当然,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确实都过的不错。

除了

一些中途分开了一段时间的小事。

岁聿看了眼身边依旧在和他小心翼翼假装“陌生人”的霍川骛,情不自禁就上前吻住了对方的唇。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啊。

彼时舞台上的乐队正在为道林伴唱,他唱了一首还挺有年代感的中文歌,在岁聿吻上霍川骛的时候,他正字正腔圆的陶醉唱到了“你比傻逼还傻逼,哦你还给傻逼织毛衣。”

乱七八糟的,但所有人都笑了。

说真的,在没有想起这一切之前,岁聿其实还是有一点纠结的,他想不明白如果霍川骛真的是他的初恋,他为什么要这样。明明和他有过一段,却什么都不说,他到底什么意思而在想起与过去有关的全部后,岁聿却只会想着,真不愧是霍川骛啊,是他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因为

“岁岁最重要啊。”

就像岁聿当年无意中听到的那样。

这就是一切的问题所在。

彼时,岁聿和霍川骛已经交往了快两年,霍川骛从公学毕业之后,就按照两人的计划,先一步独自赴,进入了全球1的大学读书。

霍川骛本可以选择对他的大提琴造诣更有帮助的皇家音乐学院,可他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1,因为岁聿要去1,那是他父母的母校,也是他们相识相知相爱的地方。这也是岁聿当初同意离开华国时,和岁家谈好的条件,他可以去e国,但他们不能再占了他的名额。

作为1校友的子女,岁聿在成绩不错的情况下,是有1的优先录取名额的。而在那个曾经已经烂到骨子里的

岁家,他那些不争气的堂亲手足们有不少人都盯上了这个名额。

岁聿是绝对不可能把名额便宜给那些人的。

不过,这仅仅是岁聿出于个人目的的选择,他并不觉得霍川骛应该和他选择一样的人生。

岁聿也试着和霍川骛交流过,在霍川骛还没有毕业的时候,他的就学顾问正在帮他往各个常春藤名校提交申请。岁聿无意中看到了霍川骛的选择“我不明白,1很好,但从音乐的角度来说,还是皇家音乐学院更专业吧”

如果霍川骛未来还想从事大提琴手这个职业的话,不管是专业性还是在音乐领域的人脉,皇家音乐学院都会更有用“我们各自在各自喜欢的领域发展,这不是很好吗”

岁聿不希望霍川骛为他如此付出,因为他就不可能有为了霍川骛去读音乐学院的打算。

他们为什么要像连体婴一样时时刻刻绑定在一起呢

“我本来还想直接gayear空缺年的。”霍川骛却是这样回答的。他当时正坐在书桌前,微微弓着腰,伸展着一双大长腿,百无聊赖的转动着手中的中性笔,很随意地和岁聿聊着这些在华国人听来非常重磅敏感的升学话题。仿佛最终放弃了gayear的他,已经牺牲超级大了。

岁聿却更不能理解了“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就这样分开整整一年啊”霍川骛根本不敢想象,在和岁聿分开之后,会有多少狂蜂浪蝶围绕在岁聿身边,等待着离间他们本就不算稳固的感情。

他要守卫他的爱情

岁聿“我以为我们之间挺稳定的。”

然后,他们就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执。岁聿不明白霍川骛为什么如此感情用事,霍川骛则觉得岁聿如此冷静,甚至有点冷酷,是真的不爱他。

当然,后来他们还是和好了。因为霍川骛让道林对岁聿透出了模棱两可的暗示,让岁聿觉得,这其实是霍川骛父亲的意思“你知道的,布莱尔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当一个大提琴手,不是吗作为家中独子,他还有一个或者两个家族在等着他去继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