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k言情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92k言情小说网

温馨提醒:“92k言情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章(1)

作者:林晓筠
    <div class="space">

    <div class="a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oogle_ad_client = "ca-pub-1577337308657365";

    /* 2013-jl-336-280 */

    google_ad_slot = "4703893095";

    google_ad_width = 336;

    google_ad_height = 280;

    //-->

    </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show_ads.js">

    </script>

    <!--nago-->  屈纪钢对于面前的相亲对象雷冬贝,第一印象很好,不是因为那头浓密且充满光泽的黑发,也不是因为她拥有一张美丽与甜美兼俱的脸庞,或是那彷佛吹弹可破、白里透红的肌肤。

    吸引他的是,她那坚定的眼神、恬静不浮夸的气质,以及自在又从容的优雅态度,她只有二十几岁,却有种同年纪的女孩所没有的成熟与稳定,教人打心里涌起一股暖意。可这样的女孩……需要相亲吗?

    充当媒人的王阿姨非常尽职的介绍今天男女主角,说男方多出色、多有前途,说女方是大家闺秀,宜家又宜室,反正在媒人口中,屈纪钢和雷冬贝就像是一对金童玉女。

    女主角雷冬贝第一眼看到屈纪钢,心里的疑惑也是——这个男人哪里需要相亲!瞧他有深邃的五官,强健、挺拔的体魄,还有浑身散发着男人特有的霸气与强势,冷冽的黑眸偶尔闪过幽默、讥诮的光芒,这样的男人,只怕有一堆女人想要抱着他不放。

    由于互有好感又互相带点质疑的优质男女主角,因为在观察对方,不小心让配角成为了主角。

    陪同雷冬贝一同出席的雷晟德,因为只有一个女儿,加上自己事业做得不错,所以在挑选女婿时,他的要求自然比较高,毕竟是他的宝贝女儿,哪能随便嫁。

    “屈先生,你在外商银行的投资部门上班,是股市分析师?”他很直接的问。

    “是。”屈纪钢不卑不亢的回答。

    “年薪多少?是美金吧?”雷晟德大剌剌的再问,一副法官询问犯人的口吻。

    一旁的雷冬贝觉得不妥,但有父母长辈在场,做晚辈的她实在不适合开口发表意见。

    面对如此不善的询问,屈纪钢只是回以一笑不作答。年薪多少是个人隐私,他不认为需要搬上面来谈。

    “雷先生。”见状,媒人赶紧打圆场,“我们纪钢的薪水绝对比一般的上班族多上好几倍,而且美商银行的福利又好,只要表现突出,还可能被调派到美国的总部上班。”

    不可讳言,眼前这小子相貌堂堂、气宇不凡,只是他的家世……

    雷晟德又再提出问题,“你父母是公务员?”

    “是,离退休还有好些年。”

    “你家除了目前自住的房子外,没有其它房产?”

    “乡下老家……妈妈那边还有一些田地。”

    “只有这样”雷晟德的语气带点不屑。

    只不过相个亲,父亲却问到了这么私人的事,还一副好像嫌贫爱富的样子,她自己都觉得不舒服了,更何况是屈纪钢本人。

    雷冬贝试着用眼神向父亲示意,希望父亲不要问得太过火。

    但他就是要弄清楚对方的底细才出席,不然他来干什么?喝一杯咖啡?哈啦一些有的没的吗?他可是为了自己宝贝女儿的幸福而来的。

    “你还没有自己的房子?”雷晟德听出某个重点,不悦的问,“外商银行的薪水……”

    “雷先生,纪钢还年轻,他一定会有自己的房子,我向你保证!”王阿姨发出豪语,“只要他拚个几年,买别墅或是豪宅都不成问题。”

    “那要多久?一个女孩的青春可是有限的!”他立刻吐槽。再说媒人的话可是不具任何效力,也没有保障,听媒人如此说,只让他更不放心。

    屈纪钢不语看着雷冬贝,看得出她面带微笑的脸上有着一丝尴尬和歉意。

    “雷先生,我保证纪钢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你看看他才毕业几年,不但考进外商银行,又成为股市分析师,还有分红喔!”

    “如果是第二代小开……”雷晟德喃喃自语,似乎对豪门大少比较有兴趣。

    “爸……”终于,雷冬贝扯了扯父亲的西装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

    “雷先生,靠自己打拚的天下和江山比较稳当,心也比较扎实啦!”王阿姨可是看好屈纪钢的潜力。拿股票来说,有些是潜力股,可以让你致富;有些股票初看可以长久持有,哪知一抱二十年,股价还在原地踏步。两相比较,当然选潜力股。

    雷晟德变得兴趣缺缺。他要女儿过着衣食无虑的生活,而不是一个看起来称头的丈夫。

    眼前的屈纪钢……配不上他的宝贝女儿。

    雷晟德已经把他的看法表现在脸上与言谈之间,屈纪钢明确接受到他的讯息,知道今天的相亲失败了。他看向雷冬贝不无遗憾,只能讲他们无缘。

    雷冬贝亦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歉意,为自己父亲傲慢的态度致歉。

    在雷晟德频频看表表现出不耐烦之后,这场相亲草草结束,本来王阿姨坚持买单,但是屈纪钢动作比她更快的付了帐,在告别前,还很有礼貌的向他们道了声再见。

    雷晟德看着他的背影,暗忖,如果这小子家里是经商或是有大笔的祖产,那么今天的结果就会完全不同了。无论如何,他雷晟德绝不会让宝贝女儿去和公婆挤一层住家或是还得上班分摊家用。

    “爸,你问太多了!”她不是很赞同父亲的表现。

    “冬贝,我是为你的幸福着想!我要为我的女儿找一个好老公!”他仍坚持自己的看法是对的。

    虽然相亲失败,但雷冬贝觉得自己该去做某件事。

    下午三点半,工读小妹告诉他会客室有他的客人时,屈纪钢有些纳闷,因为他确定自己并没有约人。快步走向会客室,当他看到客人是谁时,不禁错愕。

    雷冬贝身着长裤及合身的白衬衫,脚蹬细跟高跟鞋,看起来帅气、独立,没有父亲在身边的她,少了一些柔弱、甜美,多了一份自信。

    “抱歉,没有事先和你约好,打扰了。”

    “最忙碌的时段已经过了,我正好可以喝一杯咖啡,休息一下。”他请雷冬贝坐下,并要工读小妹送两杯咖啡进来。

    “我只是讲几句话,不会待太久。”她坐下,但是婉拒了咖啡。

    落坐的屈纪钢,一派潇洒,此刻的他只着衬衫、西装裤,系了一条颇有质感的领带,就足以令他看起来充满权威感,彷佛手中握有生杀大权,是个成功的男人。

    “你想说什么?”既然她表现得落落大方,他也爽快的回应。

    “对不起。”她坦然说出三个字。

    屈纪钢微愣,但很快敛神微笑道:“我不记得你得罪过我。”心中对她的好感度又提升了。这个女人不但没有骄气、不会耍小姐脾气,竟然还向他道歉“我代替我父亲向你道歉。”雷冬贝直接挑明,“那时如果有令你不舒服的话或是感觉,请你多多包涵。”

    “你是指相亲”

    她双眸直视着他,点头回答。

    “雷冬贝,其实你不需要特地来道歉,伯父的话只代表一个做父亲的心情,如果我有女儿……”他心无芥蒂的表示,“或许我会表现得比伯父还要过分。”

    “我爸其实没有那么势利。”她忍不住为自己的父亲说话。

    屈纪钢一脸完全能理解的表情。“雷冬贝,我不是小家子气的男人,而且相亲这种事……本来就是当事人比较不热中,我都已经差不多要忘了有这回事。”

    他不热中差不多要忘了有这回事?

    雷冬贝故意忽略心底小小的失望。看来是她多此一举,担心她爸说话伤到他,结果当事人觉得是小事一桩,根本没放在心上,既然如此……

    见她优雅的起身,他亦站了起来。

    “既然说清楚了,那我就不打扰了。”此刻雷冬贝的脸上多了一份拘谨。

    “留下来喝杯咖啡吧!”屈纪钢情不自禁开口留她。他对她是有好感的,虽然她爸令人不敢领教,可是她却给他很好的印象,她是一个明理、成熟的女人。

    她犹豫了一下,“不了,我还有其它的事。”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她不该再耽误他的时间。

    “那就不勉强了。”或许他和她就是没有缘分吧。“下次有空的话……我乐意请你喝咖啡。”

    雷冬贝笑了笑。这算好聚好散

    “总之……那一天有失礼的地方,请你一笑置之。”

    对相亲,他可以一笑置之。

    但对她……他没有这个把握。

    “雷冬贝,或许我们会再见面。”

    她笑着点头道别,然后轻盈的走出银行会客室。未来的事,谁知道!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www.yqxs.com☆☆☆

    三年后

    雷冬贝再一次踏进银行,可这一次不是外商银行,也不是银行的会客室,而且事先她还打电话确认过,三年前那个媒人王阿姨依然热心,只是这次不是为了帮她介绍相亲对象。

    历经二○○八年那场金融海啸,她父亲的生意受到重创,虽不至于倒闭,但是撑得很辛苦,即使她哥哥也回家里帮忙,可生意还是没有太大起色,咬牙苦撑到今年,眼前如果没有一笔两千万的资金周转,那么……那将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父亲当年努力打拚下来的江山,将化为乌有!

    王阿姨知道了她家的困境,所以指点她来找屈纪钢。

    三年了……如今的他,不再只是股市分析师。据说他已跳槽到这家私人银行,除了专任理财顾问一职,还是银行的股东之一,经过他精准的投资眼光和理财,又抓对了财经局势的脉动,才短短三年,他已累积了巨额财富。

    此刻雷冬贝的心情非常忐忑,为了今天,她还稍稍打扮了下。其实她也有在父亲的公司里帮忙,只是现在父亲已决定将事业交给她哥哥,而她负责找钱。

    屈纪钢看着她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三年了,他没有忘记这个女人!现在的女人通常太自我,又太自我感觉良好,能让人留下好印象的不多。

    “终于又再见面了。”他的语气明显热络。“三年了”

    雷冬贝难掩心中的紧张。这个男人,比起三年前更气势逼人、更成熟、也更有霸气,十足的大男人。

    “又来打扰了。”

    “咖啡”他问。

    “谢谢。”她客气回答。

    “所以你今天有时间喝杯咖啡了?”屈纪钢试着缓和气氛。他当然知道她为什么找上门,王阿姨已事先来过电话告知。

    雷冬贝略觉困窘的红了脸。这个男人不会天真的认为她上门来,只是单纯讨杯咖啡喝吧?

    “坐啊!”他绕过办公桌,走到沙发前邀她入座。

    她依言坐下,接着看着他转身按着办公桌上的对讲机,要秘书送两杯咖啡进来。

    <!--naend-->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