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k言情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92k言情小说网

温馨提醒:“92k言情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0章(1)

作者:林晓筠
    <div class="space">

    <div class="a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oogle_ad_client = "ca-pub-1577337308657365";

    /* 2013-jl-336-280 */

    google_ad_slot = "4703893095";

    google_ad_width = 336;

    google_ad_height = 280;

    //-->

    </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show_ads.js">

    </script>

    <!--nago-->  没有时间了!

    已经进入倒数计时,纪钢再两天,在四十八个小时之后。就要出发去纽约,看来他的心意非常坚定,这令她非常烦心,只有使出她的最后一招。

    屈纪钢一走进家门就觉得气氛……也未免太浪漫了一些!

    整个屋子静悄悄,一室烛光,雷冬贝似乎去买了不少小小的圆烛,在客厅里四处摆放。

    客厅宛如酒店的包厢,桌上摆了各式各样的酒,还有樱桃、草莓、巧克力,一些看起来……有调情作用的东西。至于雷冬贝本人,并没有刻意打扮得太性感或太撩人,一切似乎很正常,又好像有些不一样。

    坐在沙发上的她,做出一个邀他入座的手势。

    “纪钢,算是帮你送行,我们喝一点酒吧!”她说的话也很合情合理。

    他没有拒绝她,因为他很想知道,她可以再“玩”出什么把戏?所以他走向沙发,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一派轻松。

    “谢谢你。”雷冬贝由衷道谢。至少第一步是成功的,他没有在嘲弄她一番之后走开。

    “这些酒是……”

    “我从这个屋子里找出来的。”她才不会花无谓的钱去买酒,在这屋子里,有他要送银行客户的,也有一些是客户送他的,反正屋子里多得是酒。

    “喔!”他笑而不语。

    一想到他将远行,她带着感伤闯;“银行那边……”

    “都处理好了。”

    “交接还顺利吗?”

    “非常顺利。”

    看来他都已经把所有事打点好了,纽约是非去不可,而他真的留下她,一想到这里,她沮丧到不行。

    “冬贝,这些樱桃、草莓……”他突然问。

    “吃的啊!”她赶紧回神回应。

    “我不记得我爱吃这些东西……”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很少爱吃樱桃、草莓,尤其是加上巧克力,这些应该是女生的玩意儿吧。“你准备这些是有什么特殊用途吗?”

    “用途?”雷冬贝像是一只毛毛虫,心虚得有些坐不住。“哪会有什么用途?就是吃啊!我找到了香槟,电影上不是都演香槟要搭配上草莓来吃才对味吗?”

    “你学电影情节?”他口吻带点揶揄。

    “是啊!”她必须承认。“因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和你喝酒、为你饯行,所以……”

    “那么……你会把草莓喂到我嘴里吗?”屈纪钢想看看她可以做到什么限度。

    她反问道:“你愿意让我喂?”

    “有何不可?”

    看来雷冬贝是真的很绝望,打算放手一搏了。于是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要她坐过来。如果她今晚的角色是想扮演酒店里的美眉,那他就让她好好演一下。

    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好像屈纪钢是来花钱的大爷,而她,是想要从他身上赚到什么好处的女人,那感觉很不真实,但她已经没有退路,于是起身坐到了他的身边。

    “我来开香槟?”他问她。

    “好啊,反正我不会。”

    就知道你不会!屈纪钢在心中笑着。

    当他快速而且俐落的开好香槟,一颗草莓已送到了他的嘴边,果然她很尽责的在喂他。

    “我来倒香槟。”她又说,客厅桌面上早放好了高脚杯、酒杯、普通杯子。

    “好啊!”他由着她。

    雷冬贝倒了两杯香槟,一杯拿给偌一杯自己抓着,然后朝他做了一个干杯的手势。

    “冬贝,香槟也是有酒精成分,喝多会醉的。”

    “没有人喝香槟喝到醉的。”

    “你确定?”

    “就算醉了……”她回以一个挑战的眼神。“反正是在自已家里,怕什么?纪钢,我一向很信任你,你是一个正直的男人,才不会趁人之危,对不对?我根本不担心。”

    “谢谢你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自嘲之余,他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香槟。

    雷冬贝当然不能示弱,也想要一口就干了,但香槟毕竟还是有酒精,也不是真的那么好喝,对一向只接触果汁、咖啡的她而言,它太呛,令她招架不住。

    为了冲淡口中的香槟味,她连吃了几颗草莓、樱桃、巧克力,再加上四周的气氛,那模样……的确会令男人心痒痒。

    屈纪钢看着看着,眯起眼睛暗忖,她的小脑袋里都装什么,他哪会不清楚,而以她的酒量——如果她有酒量的话,搞不好光是这瓶香槟就可以摆平她。

    但他并不想和一个喝到烂醉的女人上床,他希望雷冬贝是清醒的,清楚知道她和他在一起做了什么。

    “我再倒……”雷冬贝表现得很急切。“我们要喝快一点……”

    “为什么要喝那么快?”

    “因为还有这么多酒。”

    “你打算全喝光?”这桌面上起码有一、二十瓶的酒,她难道不怕酒精中毒?

    “起码……”雷冬贝当然不会蠢到这个地步,她也没有那么好的酒力。“要喝上个三、五瓶。”

    “三、五瓶?”

    “你不行吗?纪钢。”

    “我当然“行”!”他故意用双关语回她。“多少瓶我都行。”

    雷冬贝的脸突然整个熟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香槟,还是他那有些暖昧的话。

    不论是哪一种,看来他很乐意陪她喝,她可以大胆的喝。

    “纪钢,干了。”

    “冬贝,我不知道你可以这么疯狂!”

    “是你害我疯狂的!”她豁出去的抹了抹嘴边的酒渍。“再倒!”

    “冬贝,其实——”

    “开瓶烈酒吧?”

    “你还想要混酒?”

    “只喝香槟太无趣了。”她的眼神显示她已经有点醉意了。

    “纪钢,我们不醉不归!”

    他们已经在自己家里了好吗?不过,屈纪钢并没有吐她的槽。还很配合的陪她狂饮。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www.yqxs.com☆☆☆

    这个梦美好但是不真实,灼热而且疼痛,又令她欲仙欲死……

    当第二天早上雷冬贝口干舌燥、头痛欲裂且浑身酸疼的醒来时,她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她或许是醉了,但绝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

    呻吟的看着凌乱的大床、散落四处的枕头,还有床单上那暗红……

    她呻吟得更加厉害了。如果按照原计划,纪钢明天就要出发了,那她……也只能为他送机了……

    咦,人呢?纪钢人呢?

    当她正要起身下床时,一身清爽、穿着大睡袍的他,双手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有白吐司、果汁,还有一杯水和一颗药。

    一见到他,雷冬贝马上由头皮红到脚底。在经过昨夜缠绵的情况下面对他,她真的好害羞、不知所措,她该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自己该主动说什么?

    “早。”屈纪钢往床沿一坐,并且把托盘送到了她面前。“睡得好吗?”

    雷冬贝很诚实的摇摇头。

    “头痛?”他微笑的问。

    “嗯。”

    “全身酸痛?”他的眼神是温柔的。

    她好害羞,仍点头,“嗯。”

    “想看医生吗?”他认真询问。

    “不——我不需要看医生,或许洗个澡……”

    屈纪钢不想说任何揶揄她的话,尤其在经过了昨晚……他对她只有更多怜惜和更多疼爱,不管她曾经怎么伤他,那都是过去式了,他只会对她更好,只要再等一天……

    “先吃点吐司,喝点果汁。”他建议她,“不要让胃太空,我想……你应该是饿的吧?”

    在他那么折腾了她-夜之后,她当然是饿坏了。如果不是头痛,或许她可以吃下一整头牛。但是在他面前,她还是优雅的剥着吐司吃,并且慢慢的喝果汁。

    “这杯水是让你吃头痛药的。”

    “谢谢!”

    “一会儿我带你出去走走,呼吸一些比较干净的空气,或许你会好一点。”今天是周末,他不用上班。

    “但你明天就要离开台湾……”说着说着,她悲从中来,差点让土司给噎死。

    “你有空再带我出去走走吗?我不想耽误——”

    “你还能耽误我多少时间?”

    雷冬贝拼命告诉自己不准哭。看来她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昨晚是他给她最后也是最狂野的回忆,他还是决定去纽约。

    她依然无法留下他。即使她已经付出了自己!

    看她失望揪心的表情,屈纪钢差一点就要把她拥入自己的怀中。告诉她,不用担心,他是她的!如同她是他的一般。可是他忍住了。

    “吃完药,舒服的泡个澡,我先去帮你放水。”

    “不要对我这么好……”

    “比起你给我的……”看向床单上的那一小片血渍,“放个洗澡水算什么。”

    “纪钢……”雷冬贝伤心欲绝。既然他会这么想,为什么不留下来?

    “我等你打点好自己。”他忽然眼神变得炽热。“还是要我帮你?”

    “我可以自己来。”她突然觉得全身好热。

    “冬贝,我很乐意帮你——”

    “那你为什么不永远的留下来帮我?”雷冬贝脱口而出,这会儿已顾不得面子或是女性的自尊。“我很笨,常做傻事、常下错误的决定……纪钢,你为什么不留下来监督我、指导我?”

    “冬贝,你不是一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屈纪钢淡淡的表示。

    知道他在指当初她执意离开的事,她诚心道歉,“我知道错了。”

    “现在说这些……”

    不安压迫她太久了,她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你很坏耶!连一次机会都不能给我吗?”

    “之前我一次又一次的给你机会——”

    “好了!”土司不吃,果汁不喝,她直接把头痛药给放进嘴里,一口白开水就把药吞了,把托盘放到一边。“给我十分钟,我冲个澡,我们就可以出门了。要去哪里,就速战速决吧!”

    “冬贝,你情绪也转换太快了。”

    “因为我不要再向你摇尾乞怜!既然你不要我了,我就得面对事实。”雷冬贝勇敢的看着他。“不该我的,再怎么争、再怎么用尽心机,也是白费的。”

    “冬贝……”

    “我认了。”

    <!--naend-->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