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全文完 请你务必,一定,过得迎风招展……(1 / 3)

如焰 咬春饼 5207 字 9个月前

第一年。

对他俩的复合,邬源和白芮一点都不意外。

白芮说,“你们得信我看男人的眼光。”

邬源嘴欠,“是,你一般看别人家的男人的眼光都不错。”

白芮“滚”

赵东沿在一旁翘着腿,笑得春风满面。

白芮“你俩什么打算,不能一直这么异地吧。”

赵东沿说“我准备考个证。”

他报了个进修班,完成相应科目并通过考试后,能拿到类似于技术资格认定的证明。以后可以进公司,帮他们做矿山勘探类的工作。

计划与初衷是好的,为了温芸,对生活满满的奔劲。

不过,中途还是分叉了些小意外。

比如,某天在所里画图纸的温芸,收到正在上课的赵东沿的信息。

很苦恼的语气,“老师让我坐最后。”

温芸“你上课讲小话了”

赵东沿“老师说我长得很好看,别的同学都不专心听课,光顾着看我了。”

温芸“”

第二年。

赵东沿的印象里,这一次,是两人在一起后,最激烈的一次争吵。

温芸外派去苏州做一个园林改造项目,饭局上认识甲方的一个男大学生。大学生对她有点来劲,很是殷勤。

晚上,温芸刚洗完澡,正和赵东沿视频。

大学生打来电话。

温芸怕是工作相关,便说先挂断赵东沿的,“你等会啊,我先接一电话。”

赵东沿随口问,“男的女的”

“大学生。”

这三字有毒,莫名其妙就捅了赵东沿的醋窝。

“你要大学生不要我”

“工作呢。”

“晚上十点了,这小子有没有点逼数”

温芸也恼火,“对,不是工作,我饿了,饿迷糊了,他请我吃宵夜”

视频挂了,电话也不接了,温芸气得往床上一躺,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温芸胃有点不舒服,慢吞吞地起床洗漱。

她拉开门,被一团庞然大物吓得连连后退。

赵东沿坐在地上,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温芸震惊,“你,你怎么来了”

赵东沿拎着几袋热气腾腾的食物,“昨晚你说你饿了,夜宵赶不上,我来给你送早餐。”

温芸懵了好久,“你,你”

赵东沿抱住她,蹭着她的脸,低声道歉,“小温老师,我错了。”

温芸又无奈又想笑。

能屈能伸大丈夫,姓赵的真是把这句话展现到极致啊。

第五年。

邬源家的胖小子三周岁生日礼,温芸和赵东沿回福城。

小胖娃幸亏像他妈,要是随邬源就不太好办了。

温芸还抱了他一会儿,小胖娃气吞山河般的嗓门,奶呼呼地喊她“干妈”

温芸笑的,“给给给,红包必须给大的”

赵东沿在不远处看着,温芸笑,他跟条件反射似的,也跟着一块儿笑。

邬源“沿哥,你和温姐不想要一个”

赵东沿笑了笑,“再说吧。”

知道他担心什么,“你都做了那么多检查了,都正常,真不用担心。”

赵东沿嗯了声,也不知是肯定还是别有他意。

“对了,看到白芮那有钱男朋友了吗”邬源下巴往右边努了努,“喏,人模人样的那个,家族企业,大总裁一个,巨有钱,就是智商不太高的样子。”

赵东沿“”

你就直接说人傻钱多不就完了。

“白芮喜欢他吗”

“还行吧,欢喜冤家,芮姐常说讨厌他,但这一两年了,也没真不要他。”邬源悄悄透露一个秘密,“那天我看到他俩吵架,白芮说,你再缠着我,我就把你这车标给摘了。”

“然后呢”

“这人傻钱多的,马上走到车旁边,自己把车标给掰了下来,递给白芮,我都怀疑他哭了,说,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给你摘,别说一破车标了。”

邬源现在想起,仍然倍感震惊,“卧槽,他那车可是劳斯莱斯啊”

赵东沿拧拧眉心。

这不叫人傻钱多。

而是人特傻,钱特多。

第十年。

也是温芸和赵东沿在z城定居的第六个年头。

2023年温芸离职时,赵东沿很过意不去,是自己拖累了她。

温芸简直意外,惊讶的表情像活泼的春雨,“怎么可能是拖累。反倒是因为你,让我更加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相比安稳与表面的繁荣,我更想过慢下来的,舒展的生活。”

所以,她在z城开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

开业那日,祝贺的鲜花花束摆满了门口。

程岭墨也有。

送的是399朵香槟粉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