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零章 成仙(1 / 2)

半仙阿士衡 跃千愁 4508 字 8个月前

来客有请,屋里的安邑和苏秋子也被有请了,被请了出去。

看着再次关闭的房门,两人相视而叹,安邑低喃道“对比他身边几人,我们还是不得信任。”

苏秋子“慢慢来,慢慢来。”

他倒是不急,而且依然有些激动,知己难求啊。

屋内,看到乔装后的周赦灵,庾庆愣了一下,差点没认出来,不由问道“周兄何故这幅打扮”

周赦灵“你要的那些东西,岂是正常能弄来的”

言下之意,我这样也是逼不得已。

同时看了看屋内其他人,顾虑重重的样子。

庾庆安抚“不用担心,都是心腹之人,你我谈话不会外泄。”伸手请了对方坐下后,问道“东西呢”

周赦灵“我连见你都这幅模样,东西岂敢轻易带在身上,不过你放心,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庾庆确认“一百颗”

周赦灵颔首,“一颗不多,一颗不少,你钱备好了吗”

庾庆“钱不是问题,你让我看到货,我便让你看到钱,何时交易”

周赦灵“当然是尽快。知海阁以西,大约八十里外的海上有一处环礁,你随便找人打听一下便知,傍晚时分,咱们在环礁上交易如何”

庾庆看了眼虫儿,发现果然如虫儿偶然听到的那般,要诱他出去,遂佯装不解,“跑到八十里外的海上交易做甚直接放这里交易不好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多自在。”

周赦灵“你要的量太大,不是我能弄到的,弄到东西的其实另有其人,他不想见光,不到交易的时候,他是不会把东西交给我的,远离这里交易,也是为了稳妥。”

庾庆“你们不会是想黑吃黑吧”

周赦灵“银票在你手上,情况不对,你随时可以施法毁了银票,有什么好怕的”

庾庆心里在暗骂,你们哪是冲什么银票,分明是冲我命来的。

不过转念一想,那毕竟是二三十个亿,当即警告道“好,可以按你说的交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若是看不到那批灵丹,你也看不到银票。”

“彼此彼此。”周赦灵站了起来,“那就这么定了”

牧傲铁突然出声提醒,“你晚上还有宴请。”

庾庆顿想起了相海花的邀请,当即对周赦灵道“晚上我还有点事,时间可以再推晚一点,放在午夜如何”

周赦灵想了想,“好,就放在午夜。”

说罢转身而去,出了门以后,他的脸上才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且有些兴奋。

之前霍浪找到他的时候,说已经摸过这些人的底,属于土财主那种,人傻钱多,关键是实力还不怎么样,妥妥的肥羊,想搞个几亿大家平分,当时就已经是让欠了一屁股账的他心动不已,结果岂止是几亿,人家能拿出二三十个亿啊

既然实力不怎么样,这肥肉为什么不吃霍浪的退出,也正合他意,不用对半分,全都是他的,只要这笔钱到手,他的外债不但能全部还清,还可剩下大量富余可挥霍。

他并未回自己房间,而是直接离开了知海阁。

屋内的庾庆也很兴奋,他是艺高人胆大,如今有了实力,压根就不怕什么黑吃黑,反倒想主动找事。

窗前来回踱步了一阵后,又慢慢冷静了下来,口中有嘀咕,“既然要来刺杀我,对方应该知道我是谁,还敢来这手,其后手的份量怕是能压人。”

牧傲铁知道他才是那个想黑吃黑的人,劝道“哪有那么容易拿出的一百枚广灵丹,要不还是算了吧,没必要冒这个危险,咱们现在面对的事已经够多了。”

一边是寻找巨灵府,一边又有人在针对搞暗杀,现在还想趁机搞广灵丹,他想想都麻烦。

庾庆摇头,“不仅是广灵丹的事,人家要杀你,一味躲也不是个事。”

百里心也提醒道“人家有备而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情况我可以通报给我背后的人,不过我估计他在这边应该也没有多强大的力量可操控。”

庾庆“除了那些个大势力,我就不信还有谁在琥珀海能搞赢相氏父女的,真要是那些大势力要杀我,哪用这么麻烦。”

几人相视一眼,明白了,这位应该是想拉相海花下场帮忙。

夜幕降临,漫天星辰,繁华海岛上灯火辉煌。

相海花的宴请地点很高,在知海阁最顶层的露台上,灯光璀璨,晚风如梦,居高眺望各岛灯火,皆在银河星辰下。

宴请的规格很高,但是宴请的人很少,就请了李朝阳和庾庆两人,至于两人身边的那些人,不说有没有资格参与,反正不在相海花的邀请之列。

奢雅环境不提,偌大个露台只有三人用餐,三人围坐在一张小圆桌前,满桌的酒菜,美酒佳肴只是谈笑的佐料。

今晚的李朝阳换上了女装,也不知是不是环境的衬托,倒是显得优雅而美丽,两只眼睛一笑就成了弯月。

这次的宴请也搞的庾庆有点受宠若惊,只因相海花和李朝阳的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