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第 27 章 这是何人?.(1 / 4)

风月狩 尤四姐 7366 字 8个月前

居安拍手道“就这么办, 郡侯老夫人怎么安排,反正不和我们相干。我们还白送他儿子一个女郎,郡侯再也不必偷偷摸摸了, 明日怕是要来咱们家道谢呢。”

居幽听了也觉得好, 自己心里憋着一股闷气,这么长时间门一直为那个只见过一面的人苦恼, 现在想想, 真是中了瘴气般不可救药。

如果之前还蒙在鼓里兀自伤春悲秋, 现在是捅破了天,让光照进来了, 混沌沌的脑子一下就清明起来,才知道自己之前有多糊涂。醒悟了,就该狠狠报仇,果儿被长姐揍了一顿,自己的气是出了,但也不能让武陵郡侯逍遥。他不是不要体面吗,那就把人送到他们家去,不必伤筋动骨, 消息传不出去,家中主事的老夫人会裁断。要是消息传了出去,那么必有人来议论,辛家平白送个婢女给郡侯府, 其中必有蹊跷。

转过头来,居幽问果儿“大娘子这样安排, 你觉得好不好你我是一起长大的,从小的情分还在,既然你们两情相悦, 我也有成人之美,就送你去韩家,也免得你绞尽脑汁。将来好与不好,全看郡侯对你的感情,也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果儿知道,继续留在这辛府是没有好果子吃了,一家子瞪眼看着她,几乎要生吞活剥了她。

其实别看娘子贴身的婢女个个风光,除却主人给与的体面,剥光了就是不值一文的贱奴。奴婢贱人,律比畜产,不管在大庸还是新朝大历,她们这类人如一只羊、一只狗一样,想打便能打,想杀便能杀。

此处混不下去了,就得想办法换个地方,比起被发卖,被远远送到庄户上种地,至少去郡侯府,还有一线生机。

难题就转嫁给武陵郡侯吧,果儿想。先前替二娘传话,每一次相见都情深义重,走投无路了,人到了面前,那点旧情总会派上用场的。再说比起跟着小娘子做陪房,索性直接进了侯府大门,前程反倒快速有个决断。

一刹儿千般想头,她权衡之下咬唇伏拜在地,抽泣着对居幽道“奴婢听从大娘子安排。”

居上闻言凉笑了一声,“好得很,那就请阿婶安排人,送她去郡侯府。”边说边转身对旁观的仆妇和婢女道,“这件事谁也不许往外说,待得明日,与郡侯府私下解决。”

毕竟两家都是有体面的人家,张扬起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武陵郡侯年轻不知事,家中老夫人自然懂轻重。要是母子俩一样标新立异,那成全了果儿,也算做了桩好事。

事情商定了,进来几个仆妇,把人拽进了后面柴房关押。大家因这变故,心情都不太好,各自坐在交椅里,半天没有说话。

李夫人终于长长叹了口气,对居幽道“你这孩子,若有了意中人,直接告诉阿娘不好吗偏偏自己弄什么鸿雁传书,弄到最后竟让贴身的婢女截了胡,说出去招人耻笑。”

居安吐了吐舌头,“小姐是媒人,婢女和郎子成了一对,写进变文里可是一出新戏。”话刚说完,就招来全家一致的白眼。

居幽支支吾吾,“咱们家和郡侯府没什么交情,我想着先与他熟悉熟悉,时机成熟了再与阿娘说,没想到弄成了这样。”

李夫人气哼哼看着她问“现在醒悟了”

居幽垂头丧气,“醒悟了,再也不和人写什么书信了。”

顾夫人抚着圈椅的扶手唏嘘“也算运气好,被你阿姐探出了端倪,要不然武陵郡侯果真来提亲,你自己愿意,大家也乐见其成。待真的过了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被人家坑死了可怎么办”

话说到这里,才忽然想起居上回来了,众人如梦初醒般,忙来追问她在行辕中的境遇。

杨夫人道“太子殿下答应让你回来管教傅母没有为难你”

居上说“我人缘好着呢,和大家相处得很愉快,没有人为难我。昨日沛国公主出降,我以为爷娘都会来,还在婚宴上找了你们一圈。”

杨夫人垂着眼睛道“你阿耶公务忙,让你阿兄代为出席,礼金到了就罢了,何必占一个宾座。至于我,我昨日头疼,起不来床”边说边抚了抚鬓角,又低声嘟囔,“驸马爷高就,连个交代都不曾有,这样的婚宴,我看不参加也罢。”

所以居上的性格,其实和她母亲很像,杨夫人也是个刚正的人,黑白分明,且十分护短。居上从陆观楼那里受到了辜负,是她心头永远的刺,就算居上嫁了太子,将来成了皇后,也是杨夫人一辈子拿来说嘴的把柄。反正不管居上往不往心里去,杨夫人就是觉得委屈,好好的女孩子一片真心,他说尚主就尚主了,到今日也不曾给个说法。

居上呢,昨日其实已经释怀了,对母亲说“我见了陆夫人,看着满脸病容,先前陆给事确实是回去侍疾了。再说阿耶劝过我,人人都想出人头地,他也不曾亲口说要来提亲,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不能怪人家。”说着咧嘴笑了笑,“如今我们同入一家,顶峰相见,下次一定要喝两杯庆贺一下。”

她说得很坦然,把全家人听呆了。

居安说“看来阿姐和太子殿下相处得不错,已经见异思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