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章(1 / 4)

人间直恁芬芳 尤四姐 7463 字 2个月前

举家搬进丹阳城,这个目标算是达成了。

搬家这日允慈和上阳也来帮忙,紧要关头小小搭上一把手。等到闲下来,神域拉着上阳去看内城的布防图,计划着这里要派一列禁卫,那里要开个后门,建成患坊。

早前南弦的患坊在清溪以北,每回出门要走上一炷香,他觉得有些远了,不便得很。这回把患坊搬进城中来,只需加上一道高墙,再派几个人戍守,就相对安全了。这样南弦出诊不必顶风冒雪,自己得闲还能过去看看,地方大了,什么都好规划。

他们在那边闲谈,南弦让人准备了擂茶,先与允慈张罗起来。

允慈和上阳的婚期已经定下了,就在这月二十二日,南弦问一切是否安排妥当,允慈道“我们简单办一办就成了,不就是走个流程么,其实我也不看重那些。以前总觉得上阳阿兄这人不甚靠得住,如今倒是对他改观了不少,南尹桥一应都是他布置的,半途荒废的纳凉小楼也重新盖起来了,下回阿姐过去看看,与以前大不一样了。”

南弦说那就好,一副老者的口吻,“见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允慈道“好得很呢,我们又不求大富大贵,这样就不错了。我先前还担心,怕上阳觉得宅邸是阿姐送的,他会不自在,谁知这点他连想都不曾想到,看来是我白操心了。”

南弦笑着说“有个大而化之的郎子,其实也挺好。”

允慈皱了皱鼻子,“好么我倒觉得心思如姐夫一样细腻的郎子才好。上回听说他学了制首饰的本事,给阿姐做了上百副耳坠子。乖乖,上百副呢,这是要开首饰铺子了。”

说起这个,南弦便浮起甜笑,那回他献宝一样搬了个大盒子进卧房,彼时她正准备就寝,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向前递了递,让她打开看看,她迟疑着掀起盒盖,里头赫然是琳琅满目的耳坠子,什么质地什么款儿的都有,耳针处全是做细的。她看着这些耳坠,心里五味杂陈,原本要夸一夸他心细,结果他得意地说全是他自己做的。她愈发惊讶了,难怪过去几个月鲜少见他来患坊,只在入夜时分来接她,原来腾出的时间都拿来做这个了,实在让她感动。

一个人到底关不关心你,大约就是从这些细微之处体现吧。南弦心里是欢喜的,嫁了这样的郎子,比她预先设想的要好得多。

只是允慈提起,让她有点不好意思,“我左耳的耳洞小,你也知道,戴不了市面上的耳坠子。他有时候爱钻研这些小东西,我上回还与他开玩笑,将来我开患坊,他开首饰铺子,也是一项营生。”

彼此笑谈了片刻,招呼他们进来吃擂茶,外面寒风萧瑟,花厅里是暖和的,甚至墙角不知怎么长出一朵小小的雏菊来,想必是以前有种子掉落,连冬日也开着花吧。

四个人其乐融融,神域说起他们的婚事,体恤道“以前在南尹桥当值的人,回头还让他们过去。我也没什么可帮你们的,送几个人让你们用着,不能亏待了我家阿妹。”

上阳一点不客气,“我们这么七拼八凑的,也凑成一个家了,多谢大王和其泠。”

神域挑了下眉,“你打算何时改口我还等着你叫姐夫呢。”

上阳支吾了下,“我比你还大几岁呢,姐夫怎么叫得出口”

“咱们是论资排辈,不管年纪。”

正吵嚷争辩,忽然见仆妇进来回禀,说辅国将军的夫人来拜访了。

上阳一听,脸上不是颜色,“我都与他们不相干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找到这里来,难道要阻止你嫁妹不成其泠,你不必与她多言,劝她回去就是了。”

他气急败坏,南弦不能像他一样,“不得父母首肯,终归是个遗憾,要是能和解,不也是一桩好事吗。”说着看向允慈,“你说呢”

允慈是识大体的姑娘,点头道“阿姐说得对,要是因为我,让上阳阿兄与家中反目,我也觉得是我的罪过。”

有了允慈这句话,南弦就知道该怎么办了,转头吩咐把卿夫人请进前厅,自己整整衣衫便赶去会客了。

进门就见卿夫人垂首坐在圈椅里,想必这几个月甚是煎熬,人都瘦了一圈。听见脚步声,忙站起来,向南弦褔了福身。

南弦虚扶了一把,“夫人客气了,请坐吧。”

彼此都落了座,卿夫人不表明来意,她也不便挑起话头。等了好一会儿,卿夫人才道“今日冒昧登门求见王妃,虽知道贵府上正在搬家,但我实在是一刻也等不及了。”

南弦素来随和,也不急于与她立刻论正事,只是应承着“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可以开门待客,否则还怕慢待了贵客呢。”顿了顿问,“夫人今日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卿夫人道“不为别的,就为上阳与允慈的婚事。说起这个,我也没脸得很,早前给他说合过一门婚事,我与他阿翁都很称意,就等着过礼把亲事定下,他上蹿下跳不答应,忽然说要娶允慈,着实让我们不好向人家交代。”说着微挪了挪身子,“还请王妃不要怪罪,我们断没有看不上允慈的意思,当初不答应,也是一时的气话。哪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