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1 / 3)

故人之妻 第一只喵 5546 字 3个月前

入夜时傅云晚从顾府后门出来,一辆车子悄悄坐去了谢家的别业。

宅子布置得与邺京的谢府十分相似,三进院落,穿堂里挂着手书飞白体,窗前摆着书架书案,又有一盆茂兰悄悄抽出嫩箭。乍一看就仿佛故地重游,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越发强烈,让人心里酸涩着,百般没个开交。

谢旃是抽空从宫中赶过来的,公务缠身,立刻就得离开“我得再过去拜会拜会剡溪公,请他入宫为陛下诊治。”

景元和的病虽然贴出皇榜招揽天下名医来诊治,却依旧毫无起色,如今好容易等来了剡溪公,谢旃再三再四恳请他为景元和诊治,但剡溪公自有一派世外高人的古怪脾气,他道当初答应顾玄素的是医治谢旃,那么出山这一趟的因缘便在谢旃,是以怎么都不肯入宫为景元和看诊,这些天为着此事连庾寿都亲自出面,却还是不能得他松口,甚至谢旃说自己不治把机会让给景元和,剡溪公也不答应。

他担忧景元和,傅云晚更担心的却是他,忍不住劝道“不如先请剡溪公为你诊治,一来二去等你们相处得熟了,你再慢慢劝他。”

如此虽然稳妥,但中风这种病拖得越久越难诊治,却是等不得。谢旃道“我的病不着急,眼前先顾着陛下。我得走了,你好好休息。”

转身要走,看见顾玄素留给她的书装了几个箱子放在地上,怕她着急要看,又忙停住帮她打开了一一摆放在书架上,迟疑了一下说道“东宫清点过一遍,你的那些书稿也都毁了。”

傅云晚虽然早有预感,此时也不免伤怀。那次景嘉派人将别业中所有书稿全都带走,也许是没分清楚,也许是有意,她未完成的书稿也被带走,唯一庆幸的是母亲的手稿当时留在顾家,逃过一劫。难过着,又怕谢旃担心,做出轻松的口吻“不要紧,我都还记得,这几天重新写一份就好。”

她如今还在默写南史的稿子,这事看起来轻松,却最是劳神伤身,她既需要吃安胎药,大约是身体承受不住。谢旃压低了声音“你如今怀着身孕,切不可劳心劳力,你的书稿我差不多都还记得,这两天我替你默出来。”

傅云晚连耳带腮一下子烧得通红,羞耻怎么也抛不开,低了头不敢看他,眼梢瞥见窗下那盆兰花颤颤的枝叶。

当初定亲之时决计想不到有朝一日要对着谢旃,说起她腹中桓宣的孩子。许多往事飘摇着模糊着从脑中划过,最后只剩下天意弄人四个字。

天意弄人,既不能向前,亦不能退后,每一步都走得如此艰难。

屋里静悄悄的,谢旃看她的模样便知道她心里极是羞耻,连忙岔开话题“我让刘止留在这边照应,有事你吩咐他就行。”

却见她依旧低着头神色恹恹的,谢旃知道她心里还是过不去,顿了顿“绥绥。”

傅云晚抬眼,他低头看她,轻着声音“你我相识这么多年,在我面前你什么都不必担心。”

他柔和的眸子里饱含着了解,傅云晚默默看着,羞耻难堪的

心境一点点得到抚慰。这是谢旃啊,即便两个人如今落到这步田地,但在邺京那么多年里都是他两个相依为命,比寻常情人之间更多几分亲人般的熟稔包容,即便落到如今这步田地,这份包容和了解,却是一直都不曾改变的。

她那些软弱,她那些不敢与人言说的羞耻,他是都能够理解,都能够包容的。塌下的肩渐渐抬起,傅云晚长长吐一口气“好。”

谢旃松一口气,知道她应该是缓过来了,这才起身说道“我得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

起身离开,走出几步又回头交代“近来春日和畅,你若是有余力的话便在院里走走,房后还有个小花园可以散闷,总待在房里也气闷。”

这边俱是他的心腹,不必像在顾家那样一直躲在房里不能出来。他新近查过书,有孕时既需要静养,也要心情畅快,她在顾家憋闷了那么久心情很难轻松,所以他特意把这边收拾得跟邺京仿佛,又在屋后弄了个小花园,就是想让她能够轻松些,有地方逛逛散散闷,江东春日桃红柳绿,好天气好景色,总是能让人心情也畅快些吧。低了头又道“那么,我走了。”

走出内院又回头,傅云晚还在门内目送,谢旃挥挥手出门,向刘止交代了不得放任何人进来,车子起行,谢旃闭目思忖,一桩桩一件件,有那么多要办的事。

得尽快找个靠得住的大夫好好给她看看,这些天里她心情郁结生活又是动荡,需得好好安胎才行。

别业这边虽是瞒着母亲进行,但只怕瞒不住,况且养胎生产都是打着成亲的名号才能瞒得过顾家,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得取得母亲的谅解支持。

而桓宣那边。思忖许久,还是不能决定是否要通知桓宣。谢旃啊谢旃,枉你读圣人书学君子事,对着她和他,你委实是虚伪、龌龊透了。

车子离开后,一个人影闪出来,飞快地跑回谢府,不多时荀媪敲响了王夫人的房门“夫人,郎君今晚接了傅女去别业,傅女带了许多箱笼东西,看样子是要在那边长住。”

王夫人放下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