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2 / 3)

故人之妻 第一只喵 6197 字 3个月前

带着进了书房,门窗都关上了,刘止和荀媪在外面守着,王夫人慢慢落座“说吧,出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接了傅女到这里来”

谢旃犹豫一下,有孕的事已经不好启齿,更何况现在是否有孕也无法确定“她在顾家处处都不方便,所以接她过来散散心。”

“未婚男女,顾家会任由你接她出来”王夫人反问道,“今天你请的是有名的妇医,尤擅小儿生养,安胎保胎,你无缘无故请他来做什么你还想瞒我到几时”

谢旃顿了顿,知道她都已打探清楚了,今天是有备而来,沉默着没有说话,王夫人看向他“她是不是,有身孕了”

瞒不过。虽然眼下这个时机并不算好,但早晚也都要说清楚。谢旃垂目“眼下还不能确定。”

王夫人一下子变了脸色。先前只是猜疑,如今确定无疑,极力压着怒意“是谁的,弃奴”

谢旃顿了顿“是。”

王夫人一口气堵在喉咙里,急怒之下脱口而出“那你还跟顾家说要娶她天底下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偏偏找一个出身不好又不检点的”

听见他突然抬高的声音“母亲”

王夫人心中一凛,抬眼,谢旃肃然着神色“母亲还记得当初弃奴到家里的来的时候,母亲是怎么说的吗”

王夫人愣了下,不明白他为什么提起这个,然而年深日久,如何还能记得“不记得。”

“当时所有人都嫌弃弃奴的出身,瞧不起他的母亲失身于北人,唯独母亲和父亲说,出身不能决定一切,他母亲也很了不起,在这么艰难的世道里独自抚养他长大。”谢旃沉声道,“这么多年,儿子始终记得母亲的话。”

王夫人怔了下,恍然想起许多年前,谢旃才从牢狱中带了桓宣回府时,她与谢凛仿佛是有这么一段对话。那时候兖州收复不久,类似桓宣这种身世的不在少数,在城中处处受人排挤唾弃,她与谢凛商议许久,都觉得不能以出身论好恶,是以决定收养桓宣,以期扭转城中这股不良的风气。

年深日久,连自己都忘了,此时被谢旃一提,突然间想起亡夫,想起曾经举案齐眉的日子,再看着谢旃与谢凛相似的眉眼,心肠突然软下来,转过了脸。

谢旃慢慢说着“云娘出身如此,并不是她的过错,她的母亲也很了不起,在那样的境况下把她教养得很好。母亲,你能接受弃奴,你能为那些生下来就陷在苦难里的人说出那么一番话,你为什么不能接受云娘”

“出身不是她的错,那么她与弃奴呢”王夫人抬起头,“你才刚离开邺京,她就跟弃奴这样朝三暮四薄情寡义的女子,你为什么还要留恋”

“不是她的错,也不是弃奴的错,”谢旃沉沉地吐着气,心里如同刀割一般,“都是儿子的错。”

王夫人看着他,他垂下眼皮“她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我离开邺京时就知道元辂盯上了她,我本该带她一起走,却为着国事稳妥,将她一个人留在虎狼窝。弃奴是受我之托赶回去照顾她的,母亲,你也知道弃奴,他重情重义,一腔赤诚,云娘也是,她甚至几次想要为我殉情。他们两个从不曾越雷池一步,直到,直到”

直到元辂强迫她吃下那种药。不敢想,平日里也从不回想,此时却不得不说出口,撕得心里都血淋淋的“直到他们中了元辂的毒计,阴差阳错。”

说不下去,转过头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王夫人心疼到了极点,连忙起身为他拍背,忍不住又道“既然木已成舟,她为何还要与你纠缠不清你也是不该,他们已然如此,你又何苦回头”

是啊,他原本,也不想如此。木已成舟,桓宣待她那么好,他们一天天亲近亲昵,他听着传来的情报煎熬撕扯,几乎一夜白头。他本可以告知他们真相,阻止事态进一步发展,可为了战局他们两个走到那一步虽然不是他的本意,但那样的局势,对景国却是异常有利。只要有

她在,桓宣与元辂绝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君臣一心4,而以桓宣的能力,足以使代国分崩离析。

从头到尾,都是他算计了他们。谢旃涩涩一笑“云娘并没有与我纠缠,她早已答应了跟弃奴回六镇,甚至那天她都已经踏上了去六镇的路,却因为我的病”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顿住,抬眼,对上王夫人狐疑的脸,她语声有点抖“你究竟得了什么病何至于让她不顾腹中孩子的父亲,跟你回来”

“没什么,是当初服用的诈死药毒性不曾解。”谢旃极快地整理了神色,“需得长期服药解毒,亦不能心绪激荡。都是我的错,是我起了贪念,在兖州时央求她与我一道回来,她知道我的病后怕拒绝我使我情绪激荡,加重病情,不得不抛下弃奴跟我回来。”

原来事到如今,竟都是不得已吗王夫人半信半疑,再看他面庞苍白消瘦,衣服穿在身上直似经受不住似的,真的只是余毒未解“你不要瞒我,你究竟是什么病”

“不曾隐瞒母亲,的确只是那个药的毒性还不曾解。”谢旃撩袍跪下,“母亲,从头到尾都是儿子对不起云娘,对不起弃奴,儿子如今为云娘做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