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 迷失 21(1 / 3)

雾失玫瑰 芒厘 5000 字 3个月前

贺明漓檀口微张,原先微垂在手中橙汁上的视线忽抬,转移到他的面上。

他的眼窝有些深邃,眼尾上挑,生的是一双桃花眼,有点混血感。这样的长相,无疑是受欢迎的,和傅清聿那种天生自带冷意、将人冻出三米远的不同,他的人缘向来很好。

她没有想到,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倒不是对这个问题有多么意外,因为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听到。还有点熟悉,因为傅清聿也问过,甚至,执着过。

她只是意外他怎么也会问这个问题。

不同的人问同一个问题,答案也不一定相同。因为他们不是一个个体,所产生的经历也不同。

这一次,问她这个问题的人是池牧舟。

将他的问题在脑海里复过一遍,贺明漓斟酌着答案。

假设,傅清聿没有来找她,全都跳出了男女之情的影响,彼时他那边需要帮忙,她恰好也有点需求,那他们是不是也能合作

单纯谋利,单纯是刚好都有这个需要。他问,那他行不行。

她读懂他这个问题,只是弯一弯唇,同他说“其实那时候我结不结都可以,没有说真的着急。”

服务生上着酒。这回是他的,刚才这个酒喝完,服务生重新去拿的。

就在她旁边,离得近,她随手端起来递给了他,“喏。”

这么几秒钟的功夫,已经足够池牧舟理解明白她这话。他接过来,眼眸微深地看着她。

都是聪明人,更何况是他们这种家庭长出来的,各个生了七窍玲珑心。

他在彻底了然之后,有嘘叹着。很快便拂去各种复杂心境,只是摇头,往椅背靠去,虚虚笑着,“我是真没想到。”

既然她结不结都可以,并不着急,那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那会儿她跟傅清聿谈什么合作、谈什么各取所需谈得那么火热,可是原来,如果当时傅清聿没去谈,这事儿就消了。

贺明漓说“我也没想到。”

她并无法从一步推测到之后百步,也预料不到现在这样的情形。

她只是被推动着走,试探着抛出一个套,套中了、走完了,再接着抛出一个套。

只是恰好每一次都套中了而已,这才一步一步变成了今天这样。

池牧舟侧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佯装如常地解释了声“我只是有些羡慕。”

她不解“羡慕什么”

池牧舟轻声“我也想像你们今天这样。所以会想,会不会我也可以。”

贺明漓促狭道“你都多大了是看我们凑成伴能在一块儿玩,觉得自己太无聊了,才也想掺一脚的吧拜托,我平日里也没有空天天玩的好吗,没跟你们出来的时候我也很忙的。”

氛围一下子由略略的紧绷感恢复如常。

他问了声“这么忙”

“是啊。”她一一掰着手指数给他听。

就是他不能嫌弃她今天只能掰一只手。

久思楼要她管,贺氏有事情分管,酒店要她来办,还有些理财方面的琐事都能忽略不提了。

哦对了,现在还多了个摄影师那边的事情。

昨天忙着拍摄,还得想想开个账号的事。

她的日程时间排都排不过来。

他轻一挑眉“这么厉害啊。”

“是啊是啊。”

池牧舟伸手揉揉她头。也就趁着她今天只有一只手才能得逞,不然她打扮好的发型是不可能让人碰的。

“怎么这么努力啊。”

池牧舟回忆了下她上次喊他出去逛街是什么时候,“不过你是不是很久没去逛街,也没好好玩过了”

见她努力成这样,他轻蹙了眉尖。

他会更加希望她是在锦绣丛中宠着的。如同娇嫩矜贵的玫瑰本就该被精心灌养着,舒展着花瓣懒洋洋地晒着阳光,拥有那种最舒服的姿态。

而不是把花瓣榨干,榨得蔫儿巴巴地低垂着。

语气里那极细的一丝宠意极难察觉。

贺明漓否认道“没有那么久,前段时间刚跟傅清聿去过呢。”

池牧舟的动作几不可见地一顿,下意识不可思议地重复“傅清聿”

他原先握着酒杯要喝,动作生生停在半空。

这听着确实叫人匪夷所思,也难怪他意外。

说出去,怕是不管是谁都要意外一下的程度。

贺明漓点点头。

还不止一次,他们经常去的。逛超市、逛商场,买衣服首饰,买家居用品,买日常食物都有。毕竟是一起生活,“生活”二字,可以囊括的事情就太多了。

而且,傅清聿总对插手她的衣帽间蠢蠢欲动,至于他的衣柜,她早就拿到了管理权,所以一起逛街的时候情况还挺好的,不会说有什么不耐烦。

池牧舟是真的被诧异到了,他敛下眸,凝眸细思着,倒是轻勾了下唇角,重新恢复镇定,饮了口杯中酒。

他们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