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章 迷失 22(2 / 3)

雾失玫瑰 芒厘 5472 字 3个月前

,即使她动作不快,等她出来时他也还在主卧的浴室里。

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便洗完了澡。

贺明漓心血来潮,站在门口轻轻敲了下门,“嘿傅清聿,你在做什么”

她有点明知故问。

贺明漓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坏。

她故意问着“你是不是在想着我”

想着她,自渎。

她眼眸深下。这两个字也瓦解了她的平静。

但如果想的不是她,那她一定会生气的。

面对她光明正大的挑衅,他并未搭理。里面的水声依旧不绝。

贺明漓知道适可而止,这样已经足够,她便准备离开。却也是在那一瞬,门忽然打开一条缝,她忽然被人扣住。

“啊”

在她小小的惊呼声中,径直被带进了浴室之中。

他全身赤裸,水珠不停滑落,将她抵在墙上,嗓音嘶哑道“想看我在做什么”

她的呼吸都短了一促,怔怔地看着他的眼睛。

“你很嚣张。”他咬着牙,看着这个胆子大得恨不得将天捅破的人,“那就由你来代劳。”

代行他方才自食其力的事情。

贺明漓所有的声音全被他的吻封住。

刚才躺平说着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了的人,愣是被重新带了起来又动了一番。

偏偏还是她自己惹的,根本无处说理。

在门口挑衅时所有的得意全部被浇灭。

等被他抱出来时,她已经连手指都不愿意动上半分。

可他的精神还很饱满,垂着眼检查着她伤口有没有被沾上水。

贺明漓不满地撇撇嘴,打着哈欠说“你能不能”

他睨她。

“不要像检查你的所有物一样检查我的伤口呀。”她声音糯糯的,还有点哑。

喊哑的。

这明明是她的伤口,却好像是他的东西一般。

他提了提唇,眼底的光很柔和,往日常带的冷峻被融化掉。

指尖从伤口周围掠过,他轻声道“这是夫妻共有财产,我看顾一点有问题吗”

贺明漓被他唬得都微怔。即便知道他是在胡说八道,还是忍不住心头微动。

唔。她没救了。

在上次拍摄的第二组照片放出来之前,贺明漓注册了个新微博。

为了让一些想找她的人找得到地方,仅此而已。

她没打算走这条路,或者借着热度赚上一波之类的。

单纯是喜欢玩。

注册的时候她在跟他去起岸的路上,他就坐在她旁边。贺明漓征询了下他的意见“叫什么名字好呢”

他的视线从手中的文件转移到她身上,淡声道“吃个梨子。”

贺明漓本也有此意,便将这四个字敲了上去。

她随口逗着他“会不会有人真的想吃呢”

他翻着纸页,“没事。”

“嗯”

“只有我吃得到。”

他很平静地阐述。

贺明漓“”

她软弱地撤回眼神。

还没吃到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她记得那时候他的眼睛都好像在泛着狼光。

傅清聿拿过手机,点开天气,看了眼气温。

一场雨过后,黎城气温骤降。

再过几天应该就要进入严冬。

车子径直停在了公司门口。

傅清聿先开了车门下车。里面的员工已经注意到,却发现他没有直接进来,而是绕去了另一端,亲自开了门。

他们轻轻倒吸一口气,这个画面有点冲击,不知道车上还有谁,也不知道是谁竟然会让傅总亲自俯身去开车门。

大家明明还是那么安静,但是注意力已经全部落在了门口,怔怔望着。

因为最近太忙的缘故,贺明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过。

她也没想到会直接开来门口,等她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将车门打开。

微怔地对上他的眼,她方才将手搭给他,扶了一把。

其它伤口在愈合,也已经不疼了,唯独手臂还得小心养着,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

不过,她被他照顾得好好,没给它们的恢复造成半点阻力。

傅清聿带着她直接从大门口步入。

所有员工的注意力很是浑然天成的全都落在他们的身上。

贺明漓被他牵过了手往里走,他并没有半分不适应,可是她有。

尤其,她感觉得到他们的目光灼灼。

格外灼热。

他真的是没有半分收敛,格外高调。

昭与天下知。

进了电梯后,电梯门合上,一下子将外界隔绝。

外面的员工一下子炸开,纷纷掏出手机狂点微信群发着消息。

谁懂啊

从他们下车到进电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