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1 / 6)

万人嫌落水后 今州 12185 字 3个月前

顾小灯拨开葛东晨,还没看够热闹,身旁的暗卫首领便赶紧护着他出了热闹地,顾小灯牵着小毛驴溜溜达达,回头看了两次,第一次时见到几个百姓好奇地围上去,第二次再看到的便是一队将兵了。

他忽然想到除夕那日顾瑾玉说过的几件事,那厮同祝留说葛东晨来日十有八九要被调到南境,顾小灯心里浮出好奇,待跟首领到了僻静点的地方,便伸手拍拍,说小声话“大哥,问你个事哦。”

首领待他有些小心“公子只管说。”

“葛东晨是不是迟早要到南境去啊”

首领能安排到顾小灯身边,便不是个一无所知的纯打手,他那主子叮嘱过,除了他那龌龊的单相思不许泄露,其他的只要顾小灯问,就没有不可答的。但他主子又说,顾小灯大抵不会理睬他,因他讨厌他,会厌屋及乌。

首领觉得顾瑾玉纯属放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是,最快可能在下个月上任。公子不喜欢这么个人,也许下个月就不用再见到了。”

顾小灯听了便笑,心想不用下个月,这个月底他就走,到时莫说葛东晨,便是苏明雅之类的,也能通通

正这么想着,他忽然感到一阵令人后脑勺发寒的视线,便循着直觉转头四顾。

首领显然也感觉到了盯视,比顾小灯更快地锁定了方位和嫌疑人“公子,西边街区有几个人,看他们的服饰是岳家的,上元节在即,应当是出来采买的。”

顾小灯一怔,循声朝西望去,只见有六七个银灰色衣裳的背影,看模样已经是采买完要打道回府了。

若是从前,岳家中人他就认识一个和葛东晨类似的岳逊志。今时不同,岳家里多出了两个改姓更名的关氏中人。

顾小灯忽然想起刚十七岁的时候,关云霁带着他的庶弟和苏小鸢到广泽书院的武馆里闲逛的场景,于他那是一年前,于关云霁是八年了。

他在获知七年之后的天翻地覆时,最惊愕的不是顾瑾玉凉薄又铁血的背叛与固守,不是苏明雅撑着病体走到了高位的既定和虚弱,也不是葛东晨等人的境地,而是关家满门的覆灭。

他记忆里的关云霁永远是盛气凌人的高傲模样,便是偶尔的低姿态也是屈尊降贵似的别扭。他对这位大少爷,时常在“这大公子其实也蛮好”和“这大鹅真是欠揍”之间徘徊。

在书院的几年里,他与顾瑾玉交集少,与苏明雅舍不得说几个不,葛东晨到他面前总是笑,也只有关云霁,相处之间能少些顾忌地拌嘴。他总爱朝他说些嘲讽话,一边嫌弃,一边放下公子架子,挽袖煮青梅酒。

关云霁身上带着最粗浅直观的长洛贵胄气,傲得盛气凌人与坦荡自若,顾小灯很早的时候便觉得他同他是最彻底的两个世界的陌路人,只是书院在,交集短暂有,他既不为关云霁的嫌弃伤心,也不为他偶尔的青眼得意,他只是短暂地想和他处成朋友,同窗。

书院生活一结束,顾小灯比谁都知道他们从此背道而驰

。他们会从年轻的人上人变成成熟的人上人,他会从仰视变成仰望。

几年同窗,若是明欺凌明作践,从来不曾同桌煮酒,不曾言笑晏晏,那夜冬狩营帐中,他也无需大脑空白到崩溃作呕。

本作者今州提醒您万人嫌落水后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那他此时便能非黑即白地扭头哼一声,命运无常,因果有报。

顾小灯抬头摸了摸面具,歪着脑袋仔细地看那些岳家人的背影,并未从中找到熟悉的身影,但他隐隐直觉其中有一人就是关云霁,想来是七年太长,谁都变了尊容。

不知道昔年眼高于顶的关大少爷沦为他姓家奴后,又变成了什么模样。

“公子您看得有些久。”

“哦,没有,我要去下一个地方玩啦。”

顾小灯骑上小毛驴,一下一下摸着座下小倔种的脖颈,身旁的首领这回没有退回暗地里去,而是自觉跟在他一旁,大抵是见他好说话,又或者是顾瑾玉就不像顾琰那样御下如御哑奴,便禁不住好奇地小声同他搭话。

“公子,我看见了,你给那葛将军下的是什么啊”

顾小灯随着毛驴的使性子歪步伐而在驴背上摇头晃脑“嘘,就一简单迷药,独家秘方,暂不外传。”

“如此。”首领语气有些遗憾,“药效很快,看起来很好用的样子,很适合暗卫外出做任务来着。”

顾小灯乐了“大哥,我以为你是担心那迷药有不好的后遗症,把葛东晨药出毛病后会给顾家和你主子捅出麻烦,谁承想你这意思是想要啊”

“那姓葛的都找我们七年麻烦了。”首领实诚道,“您要是真能把他药出个类似失忆或者其他的后遗症,那也许是一件大好事,尤其主子,他得开心到翘上天去。”

顾小灯揪揪虎头帽的耳朵,因他这话,谈兴一下子浓厚了不少。正巧抬眼一扫,看到不远处的街道一侧柳树新绿,柳枝下安放了一列茶桌,正是晌午,那里没一个客人,茶铺的老板倒是正活力满满地烧锅炉。

他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