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2 / 2)

万人嫌落水后 今州 4068 字 3个月前

你到那等地步你这人怎么还这么不爱惜自己小时候就跳水,如今都已是个老男人了,还想跳我不要你就不要了,这又不值得你去死,你身后那么多责任,身前还有那么多无限风光,哪一点不值得你留恋”

顾瑾玉满脑子只听进去了一句“我老了你嫌弃我老了”

顾小灯“”

顾瑾玉的眼泪流得更厉害了,睁着混沌悲哀的眼睛看着顾小灯,分外无助“我没有。”

顾小灯都要被他气笑了。

“我多想永远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顾瑾玉哽咽,语速骤然变快,显然接下来要说的这一番话,他在这七年里、在这口池塘里、在心海脑中演练过了无数次。

“当夜我要是不急功近利,我要是没有在白涌山上布陷阱,我要是按着原计划到营帐中来守卫,我就能

在那群混账欺负你前出手。苏明雅把你送出去的机会都没有,葛东晨和关云霁不能挨到你身边,高鸣乾不能抬膝把你的小腹压出淤青,岳逊志不能在营帐中肆意轻辱你,这群人不能把你逼到这里来是我自负又无能,是我一手把你推到这里来,是我自己弄丢了我们同年生的羁绊。”

“你没有来到顾家的前十二年里,我过也就那么过了,你在顾家的那五年里,我幸福却不自知,等你消失了的这七年里,我才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支撑我苟活到现在的所有理由,就是高鸣世告诉我有一天你会回来,我就盼望着你回来,我想你对我说话,对我笑,我好想你。”

他低头用下颌蹭顾小灯抓着他衣领的手,眼泪稀里哗啦地砸落在水面上“我好想你啊七年那么长,我却只梦到你两回,在北境濒死时才能梦到你在我身边怜惜地看我,我明明连幻觉都能控制了,却控制不了梦境,我想见你想疯了”

顾小灯心中一片惊涛骇浪,震惊到脸上反而挤不出表情了,只是他向来容易共情到周遭人的情绪,此时他竟然有撕心裂肺的哀嚎冲动。

那是顾瑾玉克制后的喷薄情绪。

顾小灯揣着狂澜听惊涛拍岸,一浪更比一浪猛烈,撞上礁石,浪花碎得四分五裂。

顾瑾玉最后疯疯癫癫地说“我老了,可我还想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

他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说过这么多的话,句句不提他喜欢他,却又句句都是这意思。

顾小灯指尖直抖,末了只得强撑镇定地松开怀里的虎头帽,腾出手去拍他脑袋“没想到有朝一日,你的废话竟比我还多叫你起来就赶快起来,不然我也下去游一圈,看看能不能两眼一闭再到七年后去,省得看你在这里哭哭啼啼地寻死觅活。”

顾瑾玉当即扒着岸边爬上来,落汤鸡一般,从头到脚湿漉漉的,偏生身形又高大,与萎靡不振的气质形成了偌大的反差,像个僵硬的傀儡,迟钝地等待顾小灯发号施令。

顾小灯掏出怀里皱巴巴的虎头帽,一边试图捋平帽子上的皱痕,一边嘀嘀咕咕地转身走“我好不容易买的合适帽子,都被我捏成麻花了。”

顾瑾玉杵在原地默默地掉眼泪。

顾小灯走出一段路,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猛然一转头,长发在风中四散,气得眉目愈发生气勃勃,绮丽又璀璨“你在那里干什么呀都成滴水的树杈了,难道要等着春风把你风干吗还不快回去换身衣服,卖什么惨呢你”

顾瑾玉神志不甚清地抬头,神情依旧带着茫然,身体比脑子先行,木偶似的追了上来。

顾小灯气乎乎地拍打手里的虎头帽,看也不看他,在前头快步走,顾瑾玉亦步亦趋地紧追上来,看到顾小灯的长发在眼前随风飘荡,痴痴怔怔地便伸出手去勾住一段发梢。

岂料顾小灯忽然加快速度,顾瑾玉指腹一紧,扯痛到他了。

他又惊惶起来,眼前人迅速转过头来,右手套在虎头帽里,软乎温热地给了他胸膛一拳“又发什么疯我不是在你跟前吗”

顾瑾玉身体轻轻一晃,心头的滚热涌到眼底,视线模糊,天地清明。

顾小灯气咻咻地骂他“麻烦精”

顾瑾玉含着泪不住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