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蛋糕(1 / 4)

升温 咬春饼 8616 字 2个月前

精神消磨后,人格外疲惫。

待岳嘉一入睡后,岳靳成才进来付佳希的房间。

付佳希蜷成一团,像一只小虾米躺在床上。

岳靳成把毯子给她盖上,付佳希一动不动,眼睫上还挂着泪。

她没有睡,却也不想睁开眼。

不想面对他,不想看到他。

岳靳成心里有数,却也不能做什么,更无法辩解几句。

又有什么好辩解的呢。

他也是岳家一员,他是抱着生死决心,誓要回来夺回一切的那个。付佳希又有什么错,跟着他时,他籍籍无名,被人低看谈笑。后来,他忙于运作,上下游各方关系打点部署,很多时候,都是付佳希一个人待着。

这么多年,除了一声“岳太太”,他又给了她什么

金钱,地位,声名,可这些对付佳希来说,在遇到他之前,她不曾有、也不曾需要这些,她一样可以生活得很好。

岳靳成坐在客厅,想抽烟,克制着。嘉一有过敏性鼻炎,闻不得半点烟味。

他枯坐至后半夜,察觉到卧室里窸窣的动静。

“怎么了”

推开门,就见付佳希越过半个身体,从矮柜的抽屉里翻找。

岳靳成连忙走过去。

近了,才发现付佳希额头一层细汗。

他心一沉,伸手探向她前额,滚烫包裹手指,烧得脸都发了白。

付佳希不肯去医院,说什么都不肯。

岳靳成起先还会劝慰一句,“你烧得很厉害,要去看医生的。”

付佳希忽然委屈得哭了起来。

她摇头,“我不去。”

岳靳成逐渐意识到什么,付佳希大概对医院有天生的抵触心理。那里给她带来了两次不好的回忆,她望而却步,下意识地抗拒。

“好,不去。”岳靳成当即顺从答应,拿绒毯裹住她,找来体温计和退烧药。

奔四十度的高热,付佳希烧得迷糊。

岳靳成一晚都没阖眼。

每隔半小时就去探她的额温。

退热药起了药效,但发烧总有反复的过程。

天将亮,窗帘透进来的光,像铺满鹅毛,淡沉,松软。

付佳希的体温终于稳定,岳靳成这才窝在她身边,闭眼短眠。

付佳希醒来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他疲惫沉静的面容。

轮廓深邃,高鼻梁撑着,双眸睫毛像浓密的羽扇。

她稍稍一动,岳靳成就醒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付佳希摇摇头,“没事,除了没力气。天还没亮,你再睡会。”

岳靳成下床,给她倒温水。

“你休息两天,老刘那我给打声招呼。嘉一送去满苑,陪奶奶听听经,静静心。”岳靳成说,“晚点我让凌医生来家里一趟,你不想去医院,我们就不去。让他给你看看,我也

放心。”

付佳希应声,aaadquo嗯。aaardquo

床头灯开着最低一档1010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像做旧的灯影,暖黄晕染,遮掩了他眉眼间的倦色。

岳靳成说,“以后那边,你和儿子不必再去。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付佳希病容苍白,眼底平静得很,“罢了,不重要了。”

岳靳成此刻分外敏感,生怕她下一句说出与他有关的决绝话语。

“有的人,人心坏,坏到骨子里,你给教训,对方也未必服气,我相信,天眼开着,老天看着,公道得失,自有他该得的。”

付佳希是真冷静。

她知道自己要什么,精力有限,不能放置于事倍功半的付出上。

岳靳成的目光似水,静静淌过她的脸。

不知为何,他反倒有一种道不明的失落感。

上午有会议,岳靳成让焦睿推后了两小时。

等凌医生来过,看了病,开了药,他才放心。

走的时候,付佳希又睡着了。

头蒙在被子里,依旧是蜷成虾米的姿态,像自我保护的本能动作。

到公司,焦睿提前备好了换洗的衣物。

昨日这一身皱巴得不能看,岳靳成不想穿西装,自个儿进去办公室右侧的套间,从衣柜里选了一件浅色风衣。

换好,刘匀正巧来汇报工作。

他深思凝重,提交了一份报告。

岳靳成看完,精简提炼关键,“价格异动,你觉得非常规原因,说说你的逻辑。”

“这二十多天,锌品种每个交易日,同一时间段,都有大单买入或卖出。”刘匀说,“而且,越来越频繁了。这几分钟的价格异动,让我们的套保账户浮动盈亏的变动很剧烈。”

岳靳成示意他继续。

刘匀又递上一张表,“这是俞彦卿整理的,他调查了大单交易的背后公司,有很多家,几乎每天都不同。唯有一点,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