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向死而生(生一) “什么是长生灯?”宋……(1 / 3)

小师弟 风歌且行 6639 字 3个月前

唯有宋小河感觉不到这种危险气息, 只觉得空中的寒气越来越浓重,周围寂静得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

她走到沈溪山的身边,问道“这是谁”

“还能是谁”沈溪山答“不就是你召雷要引来的东西吗”

“哦,”宋小河这才明白, “是梦魔啊。”

她原本以为梦魔会是什么丑陋的妖怪, 或是无形无体的魂灵状态, 却没想到他有着正儿八经的人样, 皮囊还怪好看。

他就呆呆地站在那里, 却让一群人万分紧张,皆死死盯着,大气也不敢喘。

但梦魔不动,白绒等人也不敢动弹,双方就这样僵持了片刻。

宋小河很想趁机溜走, 但苏暮临还在梦魔的手上。

他方才召的雷虽然把宋小河炸飞了, 但也算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如今放任他身处危险, 实在是不仁不义。

想到此,她又认真考虑了一下,究竟自己有没有仁义的品质。

师父说过, 小仁小义可受人敬仰;大仁大义则是自讨苦吃。

宋小河小声问身边的沈溪山, “你说我如果现在上去救他,是属于小仁小义, 还是大仁大义”

“属于找死。”沈溪山说。

许是周围太过寂静,两人声音如此小的说着悄悄话,却还是被那梦魔给听见了。

只间他不带任何感情的蓝色眸子一转,落在了宋小河的身上,随后浓郁的黑烟从他身上猛地蹿出来。

如同融在清澈水里的墨汁, 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整个旷野铺展蔓延,汹涌奔腾地扑向众人。

所有人在同一时间施展法力护身抵挡,但黑烟却还是在瞬间将他们的身影淹没。

宋小河学过护身法诀,是梁檀教了三天才学会的,但她用得并不熟练,且灵力太微弱,基本挡不了什么东西。

正当她在催动法诀时,翻滚的黑烟就已迅速将她笼罩其中。

紧接着就是眼前一片黑暗,世间变得漆黑无比,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些黑烟在宋小河的周身环绕,渗透,但无色无味,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触感。

她伸手,想往旁边摸索沈溪山,挥了几下手都落空。

仿佛又剩下了她一人。

宋小河在原地也待不住,她看不清方向,莽撞往旁边摸索了一段路。

忽而阴风过境,黑烟被吹散了不少,赤月又重新进入视线,宋小河连忙挥手,驱散了眼前的烟雾。

视野重新变得清晰之后,就见面前不知何时悄无声息间长出了一棵巨大的树。

树干粗壮,枝丫肆意地生长,树上开出的花却是五颜六色的,树身是血红的颜色。

周围光秃秃的一片,一个人都没有了。

她心生疑窦,小跑着靠近着那棵树,到了近处一看,身上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来。

只见那书上的根本就不是花,而是一个个被树枝窜在上面的人。

仔细一看,白绒竟然也在其中,其他多数是方才山洞里的妖族,也有不少穿着寒天宗和仙盟衣裳的弟子,所有人的血液顺着树枝往下淌,汇聚在一起,才让整棵树看起来是血红的。

有些人还没死透,却没有力气挣扎,只露出痛苦的神色,发出细小得几乎听不见的痛吟。

宋小河被眼前这凶残的一幕快吓死了,心里不仅害怕,又焦急起来,绕着树转圈,去看上面有没有沈策和苏暮临。

或是她在船上结识的朋友。

“奇怪”

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

宋小河吓一大跳,惊慌地回头,却见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那个梦魔。

他就站在几步远之外,手里仍旧提着苏暮临,像是抓住了一个心爱的玩具似的,不舍得撒手,走哪拎哪。

“你为何没进入无尽梦魇”他微微歪头,露出十分疑惑的表情,盯着宋小河。

宋小河的手已经按上了木剑柄,故作高深道“井底之蛙坐井观天,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梦魔不理解,说“听不懂。”

宋小河解释道“意思就是我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你最好不要惹我。”

梦魔面无表情“可你看起来很弱。”

宋小河冷酷道“你看错。”

“难道是因为太弱,所以无尽梦魇才对你无用”梦魇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

宋小河自己也觉得可能是这样,但她并不承认,硬气道“如何不能是我太强,你的能力无法影响到我速速放下我的朋友,否则我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梦魔道“谁”

宋小河“你手里的那个。”

梦魔低头,手臂又收紧了点,也不知捏痛了苏暮临什么部位,倒是把他捏醒了,发出一声痛吟,“不行,这是我的猎物。”

宋小河将玉葫芦拿出握在手中,一时间进退两难。

她怕这道雷把苏暮临给劈死。

梦魔却不给她任何考虑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