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章 chapter 94(1 / 2)

随时待命 谙桥 4717 字 2个月前

酒吧隔间的轻音乐不绝于耳,林也起身去卫生间,唐非晚原本打算跟随她,却被路雨晴拽住。

“怎么怕她丢啊。”

“酒吧,不安全。”

“没事,都是蜀大的学生。”路雨晴三杯鸡尾酒入喉,脸色酡红,显然已经微醺的状态。她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心事吐露,八卦起唐非晚的进展,“6月咯,你在干嘛啊”

“雨晴姐,前阵子她忙,我也忙,还要装修房子,抽不出时间。”唐非晚拢着手和她耳语,讲明自己的计划。

“不错嘛,提前定时间,周末两天,再休一天年假,三天来回。”

“我工作不满一年,没有年假,所以还在考虑其他办法。”

她这考虑,又过去两个月,投稿的文章被录用,高分sci论文,身为通讯作者的方主任请客。他看唐非晚的左手恢复得七七八八,准备让她尝试参与手术。排期在下周三下午2点,动脉导管未闭的开胸结扎,患者成年,手术难度不大。

只是越接近排期的时间,以往手术前镇定自若的唐非晚越紧张。周二深夜,已过11点,辗转反侧的人第7次小心翼翼地翻身,背对林也,睁眼望着衣柜发呆。

身后的林也早已察觉,伸手搂过她的腰,身体紧挨着她的背,语气满是关心“睡不着吗”

“嗯。”以为林也已经熟睡的唐非晚微愣,右手下意识贴住腰间的手背,转身和她对视。

两人说话时,习惯面对面,也是最为基础的尊重。

“是不是紧张”林也的咬字透着万分温柔,引导唐非晚道出心中的沉闷。

“我担心失误,怕做不好,毕竟已经九个月没有进手术室。”动脉导管未闭的开胸结扎术属于心脏二级手术,唐非晚曾经顺利完成过无数次,但现在却因为明天手术,焦虑得难以入眠。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考验,八月作为过渡期,稳妥的话,九月你就去心外科。”

“知道。”方主任不想干扰唐非晚在急诊科的工作,提出她每次轮休的时候主刀或者协助手术练手。

“所以,不要焦躁不安。”

“嗯。”唐非晚虽然答应着,但还是微不可察地蹙起眉头。

林也抬手抚着唐非晚眉心出现的褶皱,尝试让她放松:“方主任管我要人,怕我还想留你。”

“你要留会怎么样”窗外月光清幽,唐非晚借此描摹林也的容颜,感受着她右手的轻抚,心绪逐渐平静如水。

“他肯定找高主任,或者周副主任。”周副主任管理急诊科的人事调配。

唐非晚上个月已经调回林也所在的二组,故意问她:“所以,林主任怎么说,挽留了吗”

林也摇头,一本正经地说“没有,你应该尽快去属于你的地方。”

“哦,原来你这么嫌弃,迫切希望将我送走。”

林也听出她的调侃,知道唐非晚紧绷的神经彻底松弛,勾着她的脖

子,在她颈窝轻柔地笑“可以假装挽留。”

“哦,你”唐非晚眉眼似月牙,眸底细碎的湖光一荡一荡,她指腹按揉对方的腰窝,薄唇翕动,“想要。”

“嗯”过多的热气在肩颈萦绕,林也哪里听不懂她的暗示,耳根顿时发烫。

“已经二十来天没有”她见林也不为所动,咕哝着,猝不及防,没有说完的话被吞进唇齿间。

室内暗香浮动,细微地摩擦声回荡。

因为搬来这边,每次情动时,两人总是压抑着声音。然而今晚的唐非晚实在磨人,让她出来,说“不要了,够了”,却仍然埋在里面折腾。

甚至温言细语地哄她“没关系,她们都睡着啦,你别忍好不好”以致于结束后,林也细长的眼睫挂着薄泪,只能任她帮忙清理。

唐非晚收拾妥帖,躺下来,揽着林也的细腰呢喃“你最近能不能空出三天时间”

“需要做什么”林也抿了抿唇,稍微润湿干燥的下唇。

“想出去放松,小姨妈和雨晴姐一块儿。”唐非晚计划着下夜班的半天,休息的一天,再和同事换一天班,一共两天半。

林也浑身酸软,眼皮开始打架“最近不行。”

唐非晚问她“会忙什么呢”

“从下周一开始,电视台会派人过来拍摄急救纪实节目,为期8天。”电视台从年初开始和医院交涉,直到8月,院方经过深思熟虑,方才答应下来。

“纪实节目医生不用接受采访吧”

林也解释“电视台挑中的案例,征得患者和家属同意,可能需要我们补录两三句,例如治疗方案,或者简单的科普。”

唐非晚心安“哦,还好。”

林也强睁着眼和她说话“你都可以录制视频在平台科普,还会害怕面对摄像头”

“你猜,我发布的上一个科普视频距今多长时间”

“半个月”

“32天。”唐非晚忙起来,根本无暇顾及视频的拍摄。

林也保持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