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蝉不知雪(1 / 2)

水漫春江时 衣冉 4234 字 16天前

第17章

次日薄暮时分,一辆覆着天青色纱幔的通幰车候在崧岳园东门。

温狸手抱琵琶,在奴仆接引下登上车。纱暮垂下后,车久久未行,她闲等无聊,随手翻弹,漫拨琴弦。

在泠泠咚咚随意跳动的弦音里,纱幕被仆从打起,张凤峙登上车来。

温狸未料到与他共乘,略吃一惊,起身抱琴施了礼。

他上了车,车便缓缓开行,轮毂转动,青纱随风飘曳。

车中宽敞,温狸与他隔着数尺之距,可以闻到他身上熏香清冷的味道。见他这日穿着与寻常无异,只缟色宽袍大袖,不饰纹绣画缋,玉冠温沉,腰佩苍玉,半点不像要去赴宴的装束。

她目光下移,定在他腰间那里罕见地佩了柄剑,长约三尺,水色蝉纹玉珥,鞘上阴阳相错地雕镌流云,镂空处依稀窥见剑身的一尺寒芒。

温狸暗中打量他,手指无意识地按着弦,激出轻轻的散音。

张凤峙忽转头看她一眼“你想做什么”

一句话惊得温狸几乎魂飞,面色惨白了刹,对着他一双清亮眼眸,心似被只手猛地攥紧,背脊发起凉来。她忙从琴弦上挪开了手“我看到公子的剑。”

张凤峙面露恍然之色,神情柔和下来“琴声易为外物所感你别害怕。”说着解下佩剑,手持着送到她身前。

温狸看他一眼,接过剑,玉柄镡锷残留温热,她摸到珥上蝉纹,感到有些新奇。

“它叫不知雪,所以有蝉。”张凤峙向她解释道。

“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以所不睹不信人,若蝉之不知雪坚,寓意未知全貌,无权生杀予夺。”

温狸心中微微一动,没有打开剑鞘,双手捧递回去。

张凤峙又问“女郎那日对着暮鼓弹的那曲琵琶叫什么”

无端端的,温狸知道他说的是哪一日。

她抬手翻拨,掠出几声只弹过一遍的旋律“千灯,出自虔阇尼婆梨王剜身燃千灯的故事。”

张凤峙颔首,目中隐约有些怜惜的意思“难怪听着苦楚,血肉之躯生剜千窟,怎能不疼。”

温狸垂下眼“佛经里说,佛陀剜身时疼,燃起千灯照世人,便不疼了。但若只是凡夫俗子,便是燃尽此身,也大约只像火上蛾子,扑一下就灭了,连眼前咫尺都照不明,大约是疼的。”

张凤峙听了,良久没有说话。

暮色越来越深,车役点亮通幰车挂的两盏灯。

温狸不敢再弹琴,怕走露杀机,贴近车壁向外看,车正从东向西穿过御道。

这条路经过城西的秣陵大市,恰逢乞巧节将至,血红薄暮下,阔道横亘东西,楼叠架着楼、摊连着摊,歌楼观台、布旗丝幔都是明艳赤色。

由绢、竹、玻璃、琉璃做成的各种花灯精心繁扎,雕龙砌凤,玉山堆雪,更有风轮鼓动、机拓旋转,作缕金龙凤、万叶莲花、云波楼船等,灯火

汇作一条绵延几里的锦缎。市间人声鼎沸,摩肩接踵,嬉笑声、叫卖声混杂着金铃鼙鼓、丝竹管弦,戏班和勾栏的行列在灯光里招摇过市。

道上本就拥挤,车走得很慢,见郦家车队行过,市人抱儿相看,拥挤更甚。

衣冉提醒您水漫春江时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温狸一直住在城外,未曾领略过这等繁华街市,目不暇接,只见香满绮陌,美人凭槛招邀,馆阁重沓,楼台歌舞泠泠,更有小贩穿梭人群,呼唤提卖。临近的一个游贩身上挂着四五个竹箱,身后系着红缨,浑身五颜六色挂满了绢孩儿男女偶人都用细绢堆成,粉雕玉琢,身上穿的绫罗绸缎、峨冠博带,仿佛是把世家公子女郎们都堆到绢里,极尽精巧之能事。

温狸见了这些,不免想起家乡的面孩儿。汝南虽少见这等精细事物,逢年过节也会有货郎携着面孩儿、脂粉、铃壶等走街串巷。她每年都会得到两个,一个是爹爹买的,一个是哥哥和弟弟凑钱买的,到十三岁那年,已五颜六色摆在窗前成了阵仗,娘还笑话说这像一群奇装异服伶人在“打野呵”。

娘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现在也成了打野呵的路岐人。

车到达缕金园时,夜幕已彻底降临。

下车之瞬,温狸只疑是起了山火,定睛一看,原是喷烟燃霞一样远远近近成簇的灯火。

仿佛方才在闹市,几步已入山野,四周昏暗,寂无人声。眼前拔地而起一座二十丈高的乌头门,门边两座比人高的铜铸青狮子,目瞪如铃,露出獠牙。

温狸多看了两眼那乌头门,像是庙里才有的神门,不设门槛、门扉,内里景观立在门前便一览无遗。

她放缓脚步,小声问跟在最后的书童步涯“没有门扉,怎么防贼呢”

步涯道“这是为表大司马心无内外,以天下为家的雄心。再说,你看他家府上这么多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卫士在,还拿着刀枪”

步涯疑惑地喃喃自语。

自乌头门处看,远处垒砌的高台巍峨如在天上,灯火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