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番外五婚礼(1 / 3)

玫瑰煮野茶 既既 5992 字 16天前

扶栀和沈知野的婚礼挑选在了八月避开了雨季和寒冷的天气后, 便只剩下了炎热的几个月在槐南郊区的一家私人酒店里举办,全程有空调和冷气覆盖,故也不会如何热。

对两人而言,婚礼只是一场仪式。

一场认真将未来交予对方, 一场邀请对方加入自己人生的典礼。

故而他们并未将婚礼办得多么气势壮大, 只邀请了两家家里人还有几个关系亲密的朋友。

婚礼前两天, 扶栀就被扶家的车接回了老宅。

扶槐也回了老宅。

不知怎么,这两天他总是欲言又止地看着扶栀,几次想开口, 又自觉不妥当的吞了回去,一副如鲠在喉的便秘表情。

沈知野妹妹要嫁给他仇人了, 当然不舒服

扶栀端坐在椅子上, 化妆师姐姐熟稔地给她化妆做造型,一边吸了口巧克力牛奶, 在手机上八卦道不可能

肯定不是因为我

如果是正常情况的话, 他只会说啧,谁家的新娘啊, 怎么这么丑

沈知野我家的

扶栀

扶栀你才丑

阳光倾洒的午后, 十几辆黑色汽车开上盘旋的山路, 在古老恢弘的老宅前停下。

为首汽车门打开,深色西装裤长腿矜贵迈下, 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贴合的高定西装一丝不苟地流畅而下,素日垂坠在额前的碎发用发蜡别到了脑后。

热浪的空气顺着他光洁高峻的侧影弧线透过。

与他素日随性散漫的呈现不同, 今天的他,像从古老油画庄园里走出来的矜贵绅士,虔诚且矜贵。

扶家老宅的门打开, 室外三点的光束赫然打进肃立的门后。

扶栀牵着蓬松雪白婚纱角,三步作两步跑了出来,迫不及待地扑向了沈知野。

一庄园的玫瑰粲然盛开,娇嫩又热烈。

门后大厅,修长冷白的男人掺着肃穆的老者立在楼梯口,神色难辨,目光晦涩地望着这处。

半是喜,喜在小孩长大了。

半是怅,怅然曾经娇气又脾气大的小孩长大了。

婚礼定在晚上七点开始,到了酒店后,沈知野还要去前面安排酒店的事情,扶栀穿着繁琐的婚纱不方便,就先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很大,沙发电脑零食一应俱全,扶栀暂时换上了一条轻便的白丝裙,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接近五点,心想七七该到了吧。

果不其然,林意七发来消息宝贝我马上到啦

林意七是扶栀这日婚礼的伴娘,照理说昨天就要来了,只是家里有点事情,这才耽搁到了现在。

指针接近五点半,扶栀在休息室里吃了点点心,看着时间一刻一刻过去,平淡了半年多的心绪倏然紧张了起来。

和化妆师说了几句后,扶栀一个人拿着手机出去透透风。

这酒店建在市郊,周遭是辽阔的高尔夫球场和森林,环境十分优美。

从休息室走出来恰是酒店外沿的走廊,高大透明的落地窗倒映着夕阳的余晖,将橙赤色的光投射在扶栀的白色裙角。

沿着明亮宁静的走廊,翠绿的林地和碧蓝的天空交映,凉风轻吹,将她稍显不安的情绪缓缓安抚了下来。

她开始好奇地打量起了酒店周遭的构造,从远处的森林至酒店下的车库,倏然,目光一顿。

停车场里站着一个男人。

四十岁往上的岁数,身形偏瘦,看着憔悴,但眉眼确实不错的正抬着头,直直地望着此处。

扶栀下意识往自己身后看去,并未看到其他人。

是在看她

扶栀条件反射皱了下眉头,而后又自觉不应当地松开了手心。

看他穿得西装板正,应该是来参加婚礼的,可能是沈知野那边的亲戚吧。

以为他是找不到酒店入口,扶栀好心地往右边指了指,示意那个男人入口在那边。

隔着不短的距离和厚厚的玻璃,男人脸上的神情她并不能看得真切,只见他似乎笑了下,而后对她招了招手。

“你在跟谁打招呼”

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扶槐拎着两块蛋糕,难得打扮起来,竟然还挺帅的。

“哥,过来。”

扶栀对他招了招手,新奇道“下面停车场有个人一直在看这里,好像是不知道从哪里进来,你看看,认不认识他”

扶槐顺着她的手指望去。

一瞬间的僵硬。

那张散漫的面容在肉眼可见地低沉了下来。

“怎么了”

话没说完,扶栀就觉得胳膊一痛,扶槐大力拽着她的胳膊,将人不由分说地扯进了酒店侧道。

他顿时变得紧张兮兮,脸色出奇的差“你看到他多久了有没跟他说话”

“你干嘛啊痛”

扶栀挣出胳膊,不满地埋怨道,“我就是刚刚看到的啊,隔了这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