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 / 2)

蝗蝗啊 3203 字 16天前

第21章

颜繁憋了一肚子气,极尽详细地把席姜的所做所为,以及他在潜北城门所受全都说了出来。

却没有注意到他家督主的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反而越说越激动“那席五哪还有一点家主的样子,蝇头小利都不放过,贪财的样子可笑乎。”

宋戎的面色阴沉到底,戾到颜繁终于注意到了。

“你称她什么”宋戎是个情绪内敛的家主,属下很少见到他上脸,此刻,阴鸷的眉眼瞥向颜繁,颜繁怔住失声。

宋戎接着说“金银票在你眼中都是蝇头小利了我良堤的都尉好大的口气。”

室内明明开着窗,气氛却压抑到令人窒息。

阿抬见颜繁被督主唬住,吓到忘记出声,他主动打破僵局“颜都尉,先行军是在原地等候,还是在城外束军”

颜繁惊醒,赶紧道“禀督主,皆原地候命,副都尉杨杰受令临指。”

宋戎“主将离军,你就为了回来与我说这些”

颜繁汗下来了,他有想过传书或遣杨杰回来直禀,但今日过不去潜北就已不可能抵达下一个驻军地,这种情况下,无论他以哪种方式传回消息,都要等督主手书加令牌,缺一不可地传回,方可行事。

颜繁在席姜那里受到的羞恼直冲脑顶,冲得他一口气奔了回来,亲口禀与督主不吐不快,好像若不这样会把自己怄死。

如今,宋戎的反应如一盆冷水浇在颜繁头上,把他的冲动怨怼全部浇灭,只余后脖梗散着凉气。

宋戎阴沉沉地继续道“你也不用回去了,宋阿抬即刻去发令,先行军全部召回入城待命。”

军师胡行鲁在听到颜繁一人所归时就跟了进来,至此他都没有说话,直到颜繁失魂落魄退下,阿抬出去传令,屋中只余他与宋戎时,他才道“督主可有头绪,这很不妙。”

宋戎看向他,胡行鲁一眼就知他动了大气,此,更为不妙。

胡行鲁“士气已鼓,目标已定,时机不等人,拿下四造当为紧要之事。”

宋戎眼中的暗红血丝,阴鸷戾气慢慢散去,他道“先生所言极是,先生不留我也正要与你商议,不能借道潜北就只能深入狭道,颜繁出师不利情有可原,依然让他带队探清前障。”

胡行鲁“鄙正是此意。”

胡行鲁其实还有话说,他知道今日督主生这么大的气不仅是因为出师不利,战机恐延误,还因为席家女郎。

那位一向对督主捧着供着言听计从,除了对督主生有男女之情,还有一份弱者对强者的崇拜。

可最近不知为何,以前三四日就要往来良堤的人,一直不见踪影,最令人不解的是颜繁所言,就算生变,怎会有如此巨大的转变,从欲追随结盟于良堤,变成以强势之姿捍卫潜北,一分的利益都咬住不放。

胡行鲁想到此,言“鄙还是觉得此事大有蹊跷,女郎再善变,也不会忽然就有如此大的反差。”

宋戎“不

是忽然,从买马时就有迹可寻。”

宋戎似不愿在此事上多说,他冲胡行鲁拱手道“还请先生呈狭道详图,早日布略。”

胡行鲁看着才刚双十年华的年轻督主,他虽年轻,但见识与决断不输文武大家、长者大儒,天生大才矣。有关大事,他就算说不到,这位督主也都明白。是以,他应下退出。

宋戎看向案旁半人高的文书,伸出手在里面找了起来。

翻到一半才看到那封从潜北发过来的封文,当时因他急于查看四造的情报,而把它放到了一旁,这一放就忘了。

宋戎打开一目十行,上面关键信息很少,潜北没有布兵排阵,席家没有访客,只是他以为会被亲自送上来的宝驹,还好好地收在城北马场。

席姜除去不再来良堤,马场倒是跑得勤,似是在赏召繁育马匹的能者。

宋戎气笑了,他迟迟不见席姜送马而来还为她找了借口,认为她是年轻好胜,想在他面前长脸,并不是主观上要跟他抢马。

如今看来,从争抢驯马开始,她从来没想着把马送过来。不,会不会更早,从她签下自己名姓,并把白蒙马贩连人带马请入城中时,她打的就是这批马的主意

封文被宋戎捏皱在手心,待他腾得工夫再来算这笔账。想在联姻结盟前给他立规矩,那他就给他们上一课,他是不是非他席家不可。

席姜也一样,乱世之下,没有了家族保护的女子,她又能投向哪里。

宋戎冷笑着把手中一团丢到废物堆,开始专心思考与四造的战局。

席府内宅,待香阁关管事求见五姑娘。

席姜让福桃把人请进来,她想见一见这位席家老人儿。席家行刑后席姜听到的消息,就是她这位待香阁的老管事安排了四哥的出逃。

“关管事请坐,要下雨了,让人取把伞来给你,你慢慢说。”席姜也坐了下来。

以前这时候的她,心里眼里只一个宋戎,认为席府的事只是父兄的事,与她无关,如今想来,没有什么比围